脑回路弯成蚂蚁窝,废话多到太平洋。

[叶黄]Everything I Missed

Everything I missed is you.


0

黄少天看到叶修退役消息的时候正端着一小碗糖水。碗沿贴着唇边,原本平静的澄澈汤水被碗壁一推一荡。黄少天舔了舔唇,把碗放下。

碗底磕在桌上发出轻响。黄少天眨了下眼睛,原本轻颤的手归于平稳。瓷碗安安稳稳地落在桌面上,悄然无息。

黄少天闭上眼。

窗外是G市的酷暑盛夏,而室内气温因不间歇的空调风堪称怡人。

被濡湿的睫毛根根分明,颤动间眼角划下水痕。

电脑一刻不停的跳出信息提示音。

黄少天指尖冰凉,搭在桌沿一动不动。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

睁开的眼睛里空荡荡的,像是大火后的森林,灰烬之下尽是荒芜。


1

叶修醒来的时候室内还一片漆黑。

他昨天才迈进家门。餐桌上他近十年不曾见面的母亲眼圈通红却神色淡淡,同他儿时一般,即使在家发髻也整整齐齐束在脑后,只鬓角花白和眼角皱纹昭示着此情到底与他记忆中相隔了十年光阴,再如何相像也并非真的一成不变。而他为了自己的梦想所舍弃、错过的东西,到底是无可挽回。

饭后他被自家老爷子拎进书房。谈话内容都在意料之中,反倒是父子间气氛难得平和。他在家的十几年记忆中几乎少见他们家这位暴脾气的大家长心平气和跟他说过话,而此次他家老头虽然威严依旧,倒是不像从前说不过两句话就开始吼人,以至于他跟着叶秋回房间的时候还颇不自在。如果不是因为了解自家老头从来不屑于阴谋,他大概还要担心一下这难得和平的父子谈话不过是为了让他降低警戒,其下还有什么后招。

叶修躺在床上,呼吸平稳而沉缓,厚实的棉被里温暖而干燥,让人难以离去。

他太久没回家了。久违的舒适让人情不自禁的放松下来,不消片刻又是昏昏欲睡。

叶修猛地翻身坐起。

不对、这不是他家。

这是……

黑暗中叶修四下张望了一下,眼里是无法遮掩的震惊。

嘉世。


睡在他身边的人还没醒。叶修在注意到这人的同时就反应过来自己身处的该是何时何地。

只是……怎么可能?

身边的人翻了个身,又往被子里缩了缩,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发顶。

叶修沉默。

他伸手给那人又塞了塞被子,起身披了件外套,从桌上的烟盒里磕出一支烟,点燃。

不是梦。

烟草燃烧的那一点火星在一片昏暗中明灭。

叶修深深吸了一口,然后缓缓吐出。

梦境大多缺乏合理性,展开跳跃、剧情模糊。不会像这么清晰,也不可能完全还原所有他记得、不记得的细节。

叶修叼着烟转身坐下。他调整了一下桌子上的键盘和显示器,开机。

入眼的是古早而经典的开机画面。叶修略作思索,输入密码。

桌面壁纸是嘉世火红的队徽,桌面上文件密密麻麻,几代更新之前的荣耀图标被放在最显眼处。

果然。

叶修紧紧盯住显示屏右下角的时间。

第二赛季季后赛。

嘉世对蓝雨的后一天。

那么躺在他床上的——

叶修回头看去,那人正迷迷糊糊地坐起来,拢了拢身上的被子,像一个蹲在床上的大粽子。他虽然是坐起来,却明显还没醒。全身上下只小半张脸露在外面,微合的眼皮还有点肿。

——是十六岁的黄少天。


第二赛季的嘉世锐不可当。第一赛季的冠军给这个团队带来的不仅仅是荣耀,更是在联盟不稳定的初期给了所有队员一个切实的肯定和希望,团队日益成熟,队员满怀信心,叶修作为队长和战队内当之无愧的核心被战队的所有成员信任、依靠。第二赛季是嘉世最灿烂的时候,而相比之下,蓝雨的状态则说不上好。队内几乎算得上青黄不接。魏琛的状态下滑有目共睹,在役队员能力不可否认却灵气不足,难以再进一步,与此同时被瞩目的新一代却尚未成熟。

叶修咬着烟垂下眼。

黄少天之所以会出现在他宿舍一者在于他一时心血来潮,二来则是这小子实在哭得太惨,正常人都没办法就那么置之不理。

他还记得赛后听人说蓝雨没出道的那个小子如何在看台上叫嚣,说让魏琛打败他,又是如何在魏琛下场被请出场馆后哭得泪流满面。然后他叼着烟踱进场馆的楼梯间,就看见那个刚还被人议论的小子靠在墙边蜷成一团,头埋在膝盖里,其下传出哭声,继而又似是因为有人来了,哭声被压抑得越小,最后只听见止不住的抽噎。

叶修很难说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有顺势从楼梯间退出去。少年人的自尊心总是价值千金又敏感易碎,相比之下他不过是趁赛后记者会的功夫找个隐蔽地方抽会儿烟,只要不被人发现随便在哪儿都无所谓。而原因却不重要了,事实是他没有。

黄少天埋着头不说话。楼梯间里除了断而又续的抽噎声安静得过分。叶修记得自己把烟点上,透过层层叠叠的烟看向那个蓝雨的新星,直到黄少天突然开始打起哭嗝。

叶修现在想起都忍住想笑。抽噎的声音应声而止,黄少天安静了一会儿之后怒而抬头瞪视着他。少年眼眶鼻头通红,脸上一片湿漉漉的还有被硌出来红痕,刚要张口说什么,结果又是一个哭嗝。叶修笑着走过去,在对方明显反抗的姿态下硬是伸手呼噜一把黄少天的脑袋,拿下烟道:“哎,小鬼,要不要跟我回去打游戏。”

他跟黄少天当然不是第一次见,但也没熟到可以把人拐回家的地步。只是他哪怕视而不见也对黄少天哭的原因心知肚明,而魏琛不在,他怎么也不可能把这小孩儿一个人扔在这里放任他把自己哭得乱七八糟。

黄少天被他带回嘉世的路上一言未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的男孩儿还打着哭嗝,愤怒的情绪无处安放,悲伤难以释放。

叶修回想起当时黄少天的表情不由的叹了口气。

他确实是不擅长安慰,何况那种境况下安慰也没什么用。两个人都清楚黄少天需要的是情绪的宣泄,除此之外的事情非时间不能解决。

那天晚上两个人打了不下百场。叶修以比赛的态度面对尚未出道的少年,后者在一场场的失败中反而逐渐冷静下来,越挫越勇,毫无保留,拼尽全力。

从那时候他就知道了,魏琛没看错,黄少天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好苗子,日后绝对会成为他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两人打到最后黄少天双手在键盘上止不住的抖。叶修把他从电脑前强硬的拉开,摁压着骨节和手指帮他放松。

少年的眼泪随着烟灰一起掉落。黄少天双手脱力,抖得使不上力气,却终于嚎哭出声。

叶修深深的吐出一口烟。

他还记得黄少天是如何哭着被他揽进怀里,却在泪水中上气不接下气地对他宣布:“叶秋,你等着,我一定会打败你。”

最后直到终于睡过去的时候都还在抽噎。


床上的那只大粽子此时动了动。黄少天从被子堆里伸出只手,扒拉两下把自己刨了出来,看见叶修之后愣了一下,视线飘忽了一会儿才清清嗓子,叫了一声老叶。

“醒了?”叶修把烟捻灭,转身在电脑前坐下,给黄少天留出空间,“刚跟老魏说了,待会儿他来接你。”

黄少天在他身后应了一声。

叶修晃动着鼠标。

当务之急是要搞清楚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他起床开始所有的一切都真实的可怕。如果不是他确确实实的记得自己往后几年的经历同时肯定自己前一晚在家里睡下并非出于臆想,几乎都要以为先前所有不过庄周梦蝶,他此刻所处才是现实。

“喂,老叶。”

叶修回头就见黄少天已经穿戴整齐,收拾妥当,除了眼皮微肿以外全然看不出他记忆里那个惨兮兮又可怜巴巴的样子。

黄少天被他看着视线又开始晃,喉间动了动,似乎是下了好大决心道:“喂,吃饭去吧?你饿不饿?你不饿我都饿了,昨天晚上就没吃。走吧?你们这附近有什么好吃的?”

少年的声线与日后还不甚相同。哪怕是带上刚起时的沙哑,到底比几年后更为稚嫩,加之他本身声音清亮,这话听起来几乎像是撒娇。

“走吧?我请客,就、就当是住宿费……”黄少天后半句话声音小得几不可闻,但想要表示感谢的意思却完整的传达出来了。

叶修挑眉看着他,心里却颇为意外。

他不记得两个人那天早上有出去吃饭,也没印象黄少天说过这种话。

叶修又从烟盒里磕出一根烟,道:“你们蓝雨没事儿了,我还要复盘呢。待会儿老魏过来让他带你去吃吧。”

“靠你什么意思!叶秋你不要太得意!等下个赛季我们收拾你!……”

后面黄少天还叽里咕噜的说了什么叶修却是听不清了。

他眼前黄少天的身形如水般晕开,想要眨眼、抬手却统统不可为,像是被压在水下,被流动的水桎梏住。

他渐渐感觉不到自己的四肢,所有感官都消散开来,尔后坠入黑暗。


叶修猛地翻身坐起。

他四下张望了一下。

这是嘉世。

而他身边——

十六岁的黄少天把自己缩在被子里,只留一个毛茸茸的发顶。

叶修紧紧盯着躺在他身边的人,喉结上下动了动,额角一滴冷汗滑落。

这……怎么可能?




-----------------------------------------

突发。欢迎猜梗。群里的宝贝儿们不要剧透。

是的我记得新坑要开心知肚明,这就是个意外。所以,有下文,但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评论(79)
热度(301)

© Cocc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