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回路弯成蚂蚁窝,废话多到太平洋。

[叶黄][非典型ABO/AA]心甘情愿 42

归档

小更一发。

AO3上是章节,LFT是(字数随性地)更新,标题的42叫做“第42更”。所以不是连接重复……而是我两更只更了一章的内容(强颜欢笑.jpg)

-----------------------------------------


两人回到总局的时候黄少天嘴里正含着最后一块儿绿豆糕。

叶修眼见他咽下去了要张口,一个没拦住就被魔音灌耳:“妈的,终于到了。我今天得走了有两万步了吧?下次你说不远走过去,再信你我就是小狗,走了快两个小时还不远,你这家伙都是从哪学的常识。”

“哪儿俩小时,从陈老那儿到这儿都没十公里。”叶修忍不住道。

“胡说,我记得清清楚楚从爷爷那里到吃上饭过了整整两个小时。”

“好吃吗?”

“挺不错,豆腐比肉好吃。之前还真没吃过这种小店,B市这些特色听起来都太吓人了,全都是些什么鬼。绿豆糕倒是比我想象的好吃,细而不干,甜而不腻,不错不错。之后带你尝尝我们大G市的绿豆糕,有馅的,也好吃。”

叶修笑了,道:“这不咱穷么,吃不起好的,就捡点儿剩的吃。”

“这种话你都好意思说?”黄少天一点不信,嗤之以鼻。

“实话,B市有钱的都不是B市人。”

“那你呢?”

“我什么?”叶修不为所动。

“你家是B市的?”

黄少天这话问得毫不在意,叶修答得也漫不经心:“算是吧,我爹小时候跟着老爷子东奔西跑,我和叶秋倒是从出生一直在B市。”

“叶秋?”黄少天听他主动提起来了还有点儿激动。

“啊,今儿早上你见着那个。”叶修眼见着有人从楼里迎出来,快速道,“回头儿给你介绍,跑不了。”

他话音未落,就见那位章姓负责人一路小跑着出来,过来了又侧身把两人往里迎,一边道:“哎,叶神,黄少。怎么样?医生怎么说?咱们局里也联系了专家,您看要不后天再看看?”

叶修惯常一脸嘲讽,语气倒是平和,道:“那真是麻烦您了。”说着也没管人家一连的“应该的应该的”,接着道,“今儿医生说你们黄少这情况稍微有点儿复杂,得慢慢调,不过日常训练适度适量就没问题。”

黄少天听着在边儿上眨了眨眼。

那负责人愣了一下,马上道:“那医生说了咱们这是该怎么治?”

“先吃着药,隔天看一次。我过会儿给他抓药去。”

“是中药?这样,您把方子给我,熬药的事儿跟食堂说一声让他们弄就行。”

叶修看了他一眼,想了想道:“也行,回去我把方子给您。”

“好,您随时找我。”那负责人顿了一下复又道,“叶神您肩要不明天再让人来看看?之前说手术得排到下个礼拜,我听人说关节镜微创效果更好,就去问了问咱们这边儿三院的谢主任。他说后天上午能排上,您看……?”

叶修听他这么说也明白了,笑了笑道:“谢谢。”

“哎,不用,您跟我客气什么。”

黄少天全程一言未发,听到叶修这一声谢却像是猛然回神。他直觉从这声谢谢里听出叶修意图,恨不得拿脚踹他。

果然,就听叶修道:“不过我已经退役了……”

“咳。”黄少天碍于别人在场不好真的做什么,于是只清了清嗓子,彰显下存在,表明下态度。

叶修回过头来看他,挑了挑眉。

黄少天认认真真瞪着叶修,皱着眉头,非常严肃。

叶修慢了一步落到他身边,低声道:“后天你自己去爷爷那儿?”

黄少天被蛊惑得也压低声音道:“你以为我三岁吗!又不是上个世纪我还能走丢了不成!”

叶修盯着他看了一眼,继而笑了。他伸手在黄少天后颈拍了一下,又捏了捏,回过身对那位负责人道:“那就谢谢您了。”

那位负责人像是听了他这话才猛地回神,忙摆摆手道:“不用不用,叶神您有事儿叫我就行。”他说完又看了眼黄少天,道:“黄少好好调整,别有压力,有什么需要跟局里说,咱们国家队虽然是第一次,但上面也非常重视,能够达成的一定尽力而为。”


归队后两人各自回房。叶修把方子给那位负责人,婉拒了对方直接交给厨房的建议。他把人送走,抽了根烟出来,想了想又放下,别别扭扭地把手机掏出来打了个电话。

“晚上有空儿吗?吃个饭。”

“你忙完了过来也行。”

“来的时候把药壶也拿来。就这样吧,晚上见。”

电话挂断后立刻又响。叶修盯了两秒,妥协地放下打火机,又慢吞吞地摘了烟,接起电话。

“混蛋哥哥你又挂我电话!”

叶修哼了个气音。

对面人一句话说的气急败坏,这会儿又得瑟起来,道:“你以为挂了电话我就不能再打了吗?”

“幼稚,拉黑你啊。”

“你才幼稚!你要拉黑,我就给沐橙打。”

“有话快说。”

叶秋憋气。他平复了一下心情正经道:“我今天晚上真有事。壶待会找人给你送过去。”顿了顿又问,“你是准备自己煮?”

叶修盯着烟,慢吞吞地道:“不然呢?”

叶秋沉默。

“后儿早上我去医院,你接少天去看病?”叶修道。

“安排车可以。”

“也没让你亲自去。”叶修哂笑。

叶秋犹如被人拆穿了一般颇有些恼羞成怒的意味:“不跟你说了,我这儿还有事。”

“嗯,去吧。”

叶修难得没嘲回去。另一头叶秋又沉默一瞬,后叹了口气道:“有事儿打我电话。”说罢挂断了。

叶修把手机放回桌上,捞起那根烟,想了想却没点。

半晌,他闭了闭眼,缓慢地深吸气,又慢慢地呼出来。

房门被敲响,苏沐橙从门后探头看过来。

叶修笑道:“进。”

苏沐橙进屋先把他嘴里叼着的烟拿了,道:“手都这样了,你还能抽烟呀。”

“哥想干什么还能被一只手阻止了?”叶修道。

苏沐橙嗔了他一眼,又有些好奇的围着他左右看看,问道:“你们吃饭了吗?”

叶修拉开椅子让她坐下,自己坐到床边上,“嗯”了一声。

“黄少天……怎么样?”苏沐橙跟着坐到他身边,在他面前难得问的小心翼翼。

“没事啊,挺好的。”叶修拖着嗓子说完,一扭头就看见苏沐橙一脸不满地看着他,笑道:“真挺好的。”

苏沐橙欲言又止。

“陈老儿给看了看,开了药,说出发前能好,现在就是看他训练。”叶修说着起身给苏沐橙倒了杯水,“不过易感期的药吃着训练应该没事儿。”

苏沐橙把水杯塞回他手里,自己又倒了一杯。

叶修靠在桌边,又捞起烟叼上。

房间里阳光充足,而他恰恰站在明暗界线的阴影处,只左手五指搭在桌面上,落在光里。

苏沐橙看着落在他指尖的光亮。

她一方面忧心叶修的伤势,另一方面又惦记他与黄少天的关系和黄少天的病情。偏叶修越是这般平常、不动声色,她越是不知该从何说起,以至于竟在叶修面前踌躇,不知如何开口。苏沐橙沉默半晌,只捧起杯小口啜饮。

“没事的。”

叶修的手掌落在她头顶。

苏沐橙没抬头,思及昨天种种又不免有些鼻酸,向前轻轻靠在叶修肩上,又被叶修单臂揽进怀里。她闻到叶修身上植物潮湿的香气,像是湖边新生的嫩叶,又像清晨的露。

她微微抬头,站直拽了拽叶修的衣角,道:“你好好治,好不好?”

“那肯定的。我后天手术,之后要不了一个月就好了。”

苏沐橙用力眨了下眼,抬手把他叼着的烟拿掉,道:“最好是这样哦。”

叶修笑了,从她手里接过烟,回身放在桌上道:“嗯,别担心。”

此时楼道里传来喧哗声。

“走吧?”

“嗯。”苏沐橙把水杯放在桌上,眨了眨眼,把他扔在桌面的胃药收进抽屉里,转头冲叶修笑道,“来啦。”

她跟在叶修身后走出房间,摁下电梯键的时候,其余众人也正好到了。她回头,正看见黄少天同喻文州远远坠在队尾,两人似正说些什么。

“到了。”叶修单臂挡住电梯门,回头也看向她目光落点,“看什么呢?”

“嗯?没有,走吧!”苏沐橙说罢招呼其他人走进电梯。

黄少天恰在此时抬头。

他脸上本就自带三分笑意,目光与叶修相遇后又渲染进眼里,他道:“喂,老叶!等我一下!”

-----------------------------------------

如果你觉得这段拖沓无聊,是的,一半以上是我的锅。

评论(58)
热度(156)

© Cocc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