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回路弯成蚂蚁窝,废话多到太平洋。

[叶黄][非典型ABO/AA]心甘情愿 47

考虑一下夸夸我。

激情提问黄少:来,说说看,两个男人睡一张床到底挤不挤?

归档

-----------------------------------------

晚上的时候,叶修整理完资料,去训练室溜达一圈,放一波嘲讽,回来的时候顺路拐带一个黄少天。

短短一两分钟的路程,从叶修把门敲响开始,这位嘴上就没闲过。

“谁啊谁啊谁啊?稍等稍等,来了来了来了。哎,老叶?吃药吗?嗯?你没拿?那等一会我拿电脑。你那里有水没有?肯定没有,你这家伙恨不得屋子里只有一包烟一台电脑。哎,你要不要?给你也拿一瓶?算了算了都拿着吧……”

叶修冷静地在门口站了一会,终于忍不住道:“吵死了,抓紧时间。”

两个人回到叶修房间的时候,黄少天在门口探头探脑,还动鼻子。

“没味道啊?这药这么轻?不是吧?我还带了一二三四五六……八块糖,用不上了?不对,老叶你根本没煮吧?你煮了吗?那我来煮?你直接把东西放我房间不就好了,还省得我抱着东西跑来跑去。”

叶修很淡定。

他看着黄少天先是从怀里往桌上倒腾水,然后从兜里往外倒腾糖,最后凑到药壶边上絮絮叨叨,慢悠悠走过去,拎了包药拆开,冲黄少天抬抬下巴。

“嗯?干嘛干嘛干嘛?”

“小包的拿出来,其他药放壶里。”叶修道。

黄少天一边动作嘴上完全不停,完全不在意叶修是对着电脑屏幕,不仅不听,还不看他。

“加水,五百毫升。”

“五百?这药要煮多久?五百够吗?不会煮干了吧?老叶你靠谱吗?然后呢?”黄少天问道。

“插电煮二十分钟,下面那开关,盖儿盖上。”

“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闭嘴。”叶修把烟叼上了。

“………………”

房间的窗户还开着。

黄少天走过去把窗户关上,嘴上念叨着叶修未免太懒,这窗帘他走的时候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

此时已是傍晚。B市的天气难得的好,透亮得能看见天上暗色的云和紫红色的天空。夏虫的鸣声渐起,而远处树梢上还挂着一点太阳的余晖。

黄少天手上顿了顿,拉上窗帘。

“这儿夕阳倒是也挺好看的。”

叶修耳机都没摘,含含糊糊应了声嗯。

黄少天脱掉拖鞋,盘腿坐在床上,打开电脑。

下午做基础训练,他口口声声说的是“基础训练能激动到哪儿去”,最后到底什么情况他也并非毫不知情。只是有的事儿做是做了,你再拿出来问,拿出来说,就未免过分。

互相调动对方的信息素什么的……

黄少天以手掩面。

听起来太羞耻了。

好在这场事故虽然让两人的关系更为亲近,却无关暧昧,反而是两人间少了那份粘滞感,不再被动。

如果不是这样,或许他迟迟不能想通这人在自己的生命中是什么位置。

黄少天戴上耳机,进入游戏。

互相看中、彼此信任,相互的关系永远温暖得让人欣喜,又安定得让人心安理得。而人和人的关系所求不过就是你一个心甘情愿、我一个心安理得。单单依凭于互相付出的关系病态而纠结,人们在交往中忐忑不安、小心翼翼,焦虑于对方每个言语动作的深意,困惑于自己给予的初衷。其实只要有人愿意付出,而另一人愿意接受,这便足够了。

毕竟是万万放不下的人,毕竟是手心里最深刻的惦记。

他长久的在自怨自艾中迷失,被揣度和怀疑捆绑,纠缠于自己的心愿心意,直到如今,终于落得一个心安理得——他伸出去的,握住的、被握住的手,都心安理得。

那是他最重要的人,当然也最值得。

“喂,老叶,二十分钟到了,这我应该关了吗?那这个小包呢?重新煮?哎,我没拿杯子啊,你这儿有吗?我看看我看看,我用这个了?这谁的杯子?猫?不对,这是豹子?这不会是苏沐橙的吧?嗯?老叶老叶老叶。喂喂喂!听到了吗!”

“倒一半儿出来,小包儿的放进去,再煮二十分钟。”

“那我就用这个杯子了?这杯子装得下吧?这是现在喝的吗?那我就喝了?然后二十分钟之后再喝那个是吗?然后呢?”

“别喝,要兑一块儿的。”

“唔、嗯???咳咳咳!你不早点儿说!我都喝下去一口了,我靠这药现在也可以喝吧,不会是什么前药有毒要跟后面的混在一起才能去除毒素发挥疗效。好了好了好了,放这里了。二十分钟之后把剩下的和这个混在一起是吧?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闭嘴。”

“你说闭我就闭吗!太丢人了吧!”

“……”

“………………”

黄少天比了一个中指。

药煮好了,药喝完了。两个人谁都没提黄少天回去的事儿,那个当事人也就那么留下了。

叶修把耳机摘了,看了看盘腿坐在他床上的黄少天。

黄少天头都没抬,充分报复叶修之前看都不看他的仇。

“少天大大,闹脾气了?”叶修呵呵一笑。

黄少天猛地抬头:“谁闹脾气了谁闹脾气了?发生什么了吗我有什么好闹脾气的!干嘛干嘛干嘛,有话快说,我很忙的。”

叶修笑了笑,冲着显示屏抬了抬下巴。

“嗯?怎么了?出什么问题了?”黄少天一边问一边下床走过去,“我说你们B市的都什么毛病,指东西打招呼都靠抬下巴的?谁教你们的,一个你、一个王杰希,不知道还以为你们拿鼻孔看人,走街上就得跟人打起来。怎么了这个?”

拿起鼠标晃了晃,黄少天前前后后看了好一会儿,也没看出有什么问题。

“这也没死机啊?你让我看哪个?大哥你能不能打开了给我看,还要我自己找是什么操作。”

叶修终于开口了:“床上不方便,你做练习到这儿来。”

“………………”

黄少天比了两个中指。

“呵呵。”

其后两个人说是各自为政倒也不贴切,毕竟黄少天一直嘀嘀咕咕的念叨着,叶修是照旧戴着耳机看都不看他,但周身的信息素却如流如潮,时不时给人安抚。

“老叶来pkpkpkpkpk!”黄少天一推键盘回头嚷道。

语速比脑子转得快的毛病就在这儿了。他话音刚落就反应过来,眨了下眼睛。

叶修头都没抬:“这样还被哥虐,就太丢人了吧。”

“滚滚滚滚滚滚滚滚!等你好了来战啊!不许跑!谁跑谁是小狗!”

“呵,等你拿了冠军再说吧。”

张新杰在门外听到的就是这样的对话。

严谨认真的张副队,受各位队长所托,在训练的第一天就毅然决然承担起了查房的重任。按理说领队任务重他是知道的,叶修的作息他也略有耳闻,而他之所以站在叶修门前,还是因为苏沐橙的一句话:

“叶修哥就拜托张副队啦,他刚受了伤得好好休息,别人说他肯定不听。张副队加油呀。”

张新杰敲响了门。

黄少天骑在椅子上,正从门口撤回视线,叶修已经喊了声“进”。

推门进来,张新杰扶了下眼镜道:“十一点了,该睡觉了。”

“听见没有小朋友,该睡觉了。”叶修坐在床边踹了踹黄少天的腿。

“谁是小朋友你才小朋友你今年多大!赶紧睡觉!”黄少天不甘示弱。

“病人更应该早点休息,有助于身体机能的修复。”张新杰很淡定,排除了叶修一切插科打诨的可能,道,“叶领队也该睡了。作为室友,良好的作息时间也是负责的表现。”

两个人俱没反应过来。

张新杰疑惑地看向两人。

黄少天无语道:“张新杰你想什么呢?我自己有床为什么要睡老叶这里,还一股烟味。两个男人睡一张床挤不挤。”

叶修难得符合他:“就是,你们少天还踹被子。”

“老叶你别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踹被子了!就算我踹被子你又怎么知道!”

“呵,你有什么我不知道的。”

张新杰看着两个人拌嘴,想说“屋子里其实不是烟味”,话到嘴边又被黄少天岔过去了。

他左右看了一眼完全没有停下趋势的两个人。

“啪。”

两人同时转头看向张新杰。

“该睡觉了。”张新杰道。

叶修收回视线,对着黄少天也学张新杰那样一拍手道:“走吧?少天大大,早上记得过来喝药。”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凑过去也拍了下手,道:“你早点睡,不要明天早上我过来你还在睡。或者我把药拿走吧?我也知道怎么煮了,就是先煮二十分钟倒出来一半再煮二十分钟倒在一起喝嘛。这有什么复杂的,我自己搞就可以了!那我拿走了?”

叶修站在床边,一手拍在他后腰上,把人赶到张新杰身边才道:“省省吧你,明早过来,门我不锁,你直接进就行。”说完又拍了下张新杰的肩膀,“新杰大大辛苦了,明天继续加油啊。”

黄少天这次好险没踉跄出去,听见叶修这话撅了下嘴,嘟嘟囔囔着率先走出去了。

张新杰在他身后冲叶修点了点头,也带上门出去了。

两人各自回房。

黄少天走进自己的房间,关上门。

室内一片漆黑,只窗户的地方透出一点光亮,像是天上皎皎月光,又像道路两旁的灯火。

黄少天把灯打开。室内瞬间便通亮了。

他在同叶修一起的时候只记得轻松愉快,在离开的时候才会又想起他爱他。

评论(58)
热度(197)

© Cocc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