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回路弯成蚂蚁窝,废话多到太平洋。

[叶黄][非典型ABO/AA]心甘情愿 48

归档

小小更一发。

记得你们答应了我什么!明天早上连个句号都看不到我就发出悲泣!

-----------------------------------------

第二天早上,黄少天如约站在叶修门口。他抬手轻敲了三下门,等了片刻推门进去。

房间里窗帘没拉,昏暗得很。室内药味浓厚,以至于香气不过若隐若现,反倒是苦涩堆积,沉闷得浑然天成。

黄少天往里踏了一步。

床上的被子还乱糟糟的堆着。叶修不在。

走进室内,黄少天看了一眼亮着灯的药壶,坐在床边。窗帘后的天光从缝隙处溜进来,摸过床脚,摸上他的指尖。

“来了?”叶修从洗手间走出来,嘴里还叼着牙刷,说话含含糊糊的。

“你才起?这都几点了。这药是什么时候煮上的?今天早上基础训练也不着急过去,你先去吃饭我等着?”

叶修抬手冲他比了个五,转身又进去了。

黄少天捉摸了一会儿不确定他什么意思,干脆不想,往后仰倒,躺在床上。

“还五分钟就好,等你喝完一块儿去。”叶修从桌上捞过笔记本,坐到黄少天身边,笑道:“今儿没带糖?”

黄少天眼角一挑看他一眼,吐出舌头,舌尖上躺着块牛奶糖。

叶修乐了,打开电脑,道:“鞋脱了,上去躺着。”

国家队的训练说紧张也不尽然。一天八小时的训练,再算上时不时网游里的大规模兴风作浪,换做平时也不过如此。这是职业选手的生活,哪怕是夏休期也不见得能轻松到哪里去。

但确实与队里有些许不同。比赛时更频繁的复盘和战术会议、陌生又熟悉的队友、或复杂或困难的战术配合……叶修作为领队时间紧任务重,他们这些队员也不见得就轻松到哪里去。好在在场都是多年大神,经验老道,对于赛前压力管理也算是得心应手。

只除了一点……

“少天现在打团队赛可以吗?”喻文州问道。

“有什么不行的,又不是手断了,哥陪着他离你们远点儿就得了。”叶修说着都没看喻文州一眼,筷子稳准狠得从对面王杰希碗里夹走一块儿羊肝,“大早上就喝杂碎汤,大眼儿你也太重口了。”

王杰希一掀眼皮,端着碗跑到跟叶修同侧的喻文州另一边,坐下喝了口汤,才道:“一股子药味。”

喻文州在叶修又开口之间打断道:“控制得住?如果再出现一次问题的话,影响训练是小,少天还能不能在赛前恢复就难说了。我们现在本来就人员不足……”

叶修好像根本没听懂他意有所指,往嘴里塞了个馄饨。

“确实,看叶修肩伤的情况,必要时候要尽早联系韩队。”张新杰道。

“倒也不着急,替补队员本来就是防患于未然,黄少情况没问题,韩队那边需要做的工作主要就是对对手的了解,当然前提是韩队愿意接受……”肖时钦说着看向张新杰。

“呵呵,那家伙就让他留下好好看家吧。”

众人闻言一齐望向已经端着碗站起来的叶修。

“你吃完了?”

“张新杰也吃完了,不然你以为你怎么会听见他说话。”叶修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转身离开时道,“吃个饭而已,不要这么严肃。你太紧张了。”

喻文州笑了笑。他看着叶修走到黄少天桌边,手里的碗筷被后者接走,然后看着那两个人一起走向出口。

希望如此。希望只是他多虑了。

此时王杰希突然开口:

“你豆包儿还吃吗?”

喻文州转向他,笑得是温文尔雅,道:“吃。”

从食堂到训练室用不了多长时间。

直到叶修拉着黄少天在最角落的机子前坐下,黄少天话还没说完。

“……你是不是忘了方锐是从哪里出来的了?他的盗贼我没配合过,气功师就另当别论了。不对啊,你这家伙明明就是知道他在训练营练的气功师才去挖他的吧?当时兴欣缺一个中短程控场,为什么非得让方锐改职业?盗贼距离略逊一筹,但控场能力丝毫不弱吧,再说以你的能力兼容一个盗贼还不是很简单的事情,本来兴欣新队所有的战术体系就都要重建……”

叶修趁他絮絮叨叨的时候按了开机键。开机的声音被黄少天完完全全的压制下去,只间隔着的时候听见“噔噔”两声。

“……我和方锐重新开始配合一点问题都没有,从他入手就完全不同担心我会出问题,队里一直有宋晓气功师的套路我都清楚,方锐这个人我也熟悉。”

黄少天突然闭口不言,就显得训练室里空空荡荡。

叶修瞥了他一眼,道:“呵呵,又大脑缺氧了吧。”

“靠。果然做事情要适度适量。”黄少天学着叶修的样子瘫在椅子上,“等一下等一下我有点晕。不会是早上吃那个药吃的吧?爷爷不是说这药太苦了会反胃,我是不是被苦得脑袋发晕了。”

“……吵。”

叶修刚要张嘴又闭上了。黄少天从椅背上抬起头。两个人同时看向训练室的另一角。

“……前辈……”周泽楷手上拿着个耳机看着他们,面部表情是一如既往的欲言又止。

训练室里空荡荡的,仔细听甚至能听到渐行渐近的脚步声。

“我靠。”黄少天说。

评论(71)
热度(176)

© Cocc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