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回路弯成蚂蚁窝,废话多到太平洋。

[复仇者联盟][虫/铁]The Mortal Blow

Pre-slash

完全无差,非常隐晦,涉及剧透。

废话防剧透:

都是废话,不需要看。

这篇大概来讲融合了我对MCU虫铁的全部理解:保护、拥有、引导、信任、责任。

说的是Tony想要保护Peter的心情,和Peter想要保护Tony、并自然而然的向Tony求助的心情;是Peter希望Tony可以意识到自己已经能独当一面、并会在危急时刻向他求助的心情;是作为糟糕大人的Tony在享受对方追逐的目光同时深知自己“恶劣”于是将情感上的依赖转变为物质上的支持和导师长辈身份的心情;是Tony如何引导Peter在成长为一个有责任心的超级英雄的同时少受苦痛,而Peter作为少年人引导Tony重新建立信任关系的心情。是Peter在如何寻求一段关系,而Tony在忽略需求的同时规避关系的建立只着眼于关联性的心情。

而关于拥有,大概就是“Tony把自己放在了Peter手掌心,但他看起来像是随时会飞走,所以Peter不知道自己拥不拥有他;而Peter把自己放在了Tony手掌心,Tony就说,我会暂时帮你保管的Kid”,这样。

Tony对Peter而言首先是一份憧憬,Peter对Tony而言首先是一份责任。

……

0

那个孩子在他怀里。

他第一次货真价实的拥抱他,抛开年龄的差异、引导者的身份、父辈的自持、和心里所有可说不可说的欲望,拥抱他。

他身边没有要引爆的核弹、没有要即将陷落的城市,没有任何该死的让人颤抖的倒计时。

只有那个孩子。

那个孩子在他怀里。

他怀里是一个生命的重量。

1

斯塔克是个天才。

他拥有得不少。他的钱、他的公司、他的装甲、他的大厦、他的Jarvis……当他说他不是老板的时候,别信。他给整支队伍提供资金、装备、住处,让队伍维持运行,他还是其中一员,理所当然就是他的队伍。

这不是什么占有欲或者控制欲作祟。没那么复杂。就仅仅——

天才的领地意识。

“斯塔克”。

这不仅仅是一个姓氏,也是一个标记。

他的标记。

2

他拥有的不少,属于他的不多。

彼得·帕克是被他发现的。

是他,把那个孩子带进了一个有点糟糕的超级英雄世界,让那个孩子带着淤青和未完成的作业回家——

向一个孩子毫无必要仅凭一己之私的戳破了世界上其实没有圣诞老人这个事实。

嘿,是很残忍,但别这么看他。他一直做的都是这种事。不是说他擅长,他确实擅长,但只是——他比较适合,仅此而已。

3

或许还是太过残忍了。

像是明明还有牧羊任务却被强行带走的那只小奶狗。

可他信任你。

你看着他的眼睛、看着他对你的信任、憧憬、仰慕、向往……所有。你看着他把所有向你摊开,你看见他翻出肚皮仰着头舔舔你的手指,于是指尖传来一个年轻生命的热度,一份饱满的期待。

告诉我,你怎么可能放任他不管?

那个孩子是他的责任。

很完整的逻辑,情理之中的结论。

托尼第十五次在工作间隙看向屏幕上克伦的信号。

没错。

因为那个孩子是他的责任。

他不拥有他。他不属于他。

但他制服的每条电路都写着“斯塔克”。

他是他的责任。

4

“Mr.Stark!”

这是从德国回来之后开始的。他希望那次欧洲之旅对他的小朋友而言不过一场过于严厉又不怎么有趣的修学旅行。

所以他对那个孩子的关注显而易见又合情合理。

他是个科学家,他需要确认他的猜想。

托尼·斯塔克透过街口那家三明治店的摄像头看着那个孩子。

那孩子坐在皇后区老旧的消防楼梯上,脚下是纽约咸味的冷风。他的头罩堆在鼻梁上,露出下面稚嫩的脸。孩子的嘴里塞得满满的食物,对着手机不停的说着。这不是属于年轻人的特权,他在工作室的时候也会这么干:高热量的食物,并不专注于食物的脑手嘴。

指导关系像是队伍和谐的假象。而这种细小的习惯,却细细缕缕的让他感受到两人之间的关联性,在宇宙中、在虫洞里,感受到来自纽约的一点点引力。

他咬了一口手里的三明治。

他们都是惯于高处的人。

只是那个孩子还未习惯寂寞。

5

他当然没有回复那些语音消息,也没有听过。

好吧,就算他听过,就一遍,仅此而已,就这样了。

6

托尼·斯塔克很忙。

他当然没有时间总是关注一个中学生。你以为他每天在做什么?和小笨手玩投球游戏、在工作室装作自己懂得电路得做做样子吗?

为政府所用的超级英雄没有个人时间。他们是政府的、人民的,是国务卿、国安部的,除了薪水是自己发,没有什么是关乎他们自己的。他就算不再是斯塔克工业的执行董事,但公司的科研部门大概是把外卖比萨不小心塞进了脑子里以至于他们离不开托尼·斯塔克。倒不是说他值得依赖,只是他们别无选择。

是的,他们别无选择。

他为自己的梦魇喝下今晚的第十六杯咖啡。

PTSD和未雨绸缪的双重作用下,地球的日夜更替不过是一个又一个循环往至的死线,直至世界终结。

工作台上,制服的三维立体影像静立。

他伸出手指。

金属蛛脚离他不过三毫米。

他收回手。

天亮了。

5

他比地球上的其他人不过早三分钟知道那个消息,比慌不择路的其他人不过多那么一点点的头绪。

但斯塔克总有计划。

这是他的梦魇。这也是他得到救赎的契机。

他越过奇异法师身前的法阵,在胸口中心久违的感受到自己的心跳。

纳米金属蜿蜒伸展。

面甲扣下的那刻他抬起手炮。 

他可以救下他们,所以如果他们死了,那就是他的责任。

巨大的机械在他身后停下,与此同时响起那个孩子过于稚嫩的小奶音。

托尼·斯塔克略有些艰难地翻身,正看见那个孩子探出头的一个背影。

“你怎么在这?”

“学校组织去博物馆游览我正在校车上……”

“上面那个魔法师一样的家伙,保护他。”

“收到,Mr.Stark.”

4

“松手,孩子,我会接住你。”

那个孩子像只挣扎求生的小虫,把自己吊在极速飞离地球的飞船上,磕磕绊绊、嘀嘀咕咕地要坚持自己的使命。他似乎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会死,只是抓住那个金属块,然后坦然而信赖地向他求助。

“松手。”钢铁侠又重复了一遍,“你结束了。现在的高度空气稀薄,所以你会觉得呼吸不畅,再上升……”

“原来是这样。”那个孩子小声回复。

钢铁侠的声音微微停顿,继续道:“星期五,17A区解除封锁。”

从话音落下到推进器发射点火不过三秒。

向上穿越过几千公尺,纳米金属在空中展开,蜿蜒着将人包裹,红蓝制服上熨帖着金属纹路。

“我接住你了,孩子。”

3

去找灭霸是他的主意,但带上蜘蛛侠不是。

少年人显然有不同的想法。

“我没法做一个友善的街坊蜘蛛侠如果连街道都没有了,对不对?”

托尼·斯塔克当然没有被说服。

这个孩子的谈判技巧糟糕得令人发指。

他看向那个孩子。

那个孩子也看着他。

他清楚的从对方眼里看到景仰、信任、尊敬、喜爱,还有——

他没有意识到。

他近乎痛苦地发现这个孩子并没有意识到。

有些轻飘飘的感情在这一刻变得沉重,深深坠进他的胃袋。

——这次他或许保护不了他。

2

“现在你是个复仇者了。”

少年人的兴奋和紧张被他挡在身后。

我也可以保护你了。

那双眼睛这样说着。

他转向奇异博士。

法师说,如果需要在你们两个和宝石之间选择,我不会救你们。

“当然。”钢铁侠说。

1

他身边的人逐一消失。

不过弹指,不过只来得及留下一个眼神。

托尼斯塔克近乎恐慌地转头看向那个孩子。

不、不行,求你了,拜托,不行,坚强点孩子,拜托,不……

男孩看向他。

“Mr.Stark,我感觉不太好。”

他们在远离家乡的地方。

他的男孩蹒跚着摔进他怀里。

0.5

“对不起。”

0

托尼·斯塔克把脸埋进手心。

他抬起头。

战后的尘埃,远处恒星的光晕,通通碎在他眼底。

一个生命碎在他怀里。

The Mortal Blow

是的,战后的尘埃,小蜘蛛灰飞烟灭之后的尘埃。

评论(10)
热度(125)

© Cocc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