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回路弯成蚂蚁窝,废话多到太平洋。

[叶黄]一个晚上

黄少天一臂挡在眼前,皱了皱眉,眼睛还没睁开先摸出手机看了一眼。

七点二十九。两秒之后闹铃如约而至。

昨天他回来得挺晚。

H市早晚温差大,他穿得又单薄,在浴缸里泡了将近半个钟才暖过来。尔后脑子里各种念头纷纷杂杂,好不容易睡过去窗外已不知是几点。

手指微动,黄少天关了闹铃坐起来。

清早的阳光没什么热度,凉薄得很。黄少天眯起眼睛向外看了看,赤脚下地把窗帘拢了拢。房间暗下来,反而感受到空调徐徐送出的暖风。

他昨晚带着什么念头睡着,这会儿那些想法又扑过来将他吞噬。

按理说他出道至今已有不短的时间,黄金一代现在还活跃的选手心理素质都是不俗,而以黄少天更是其中翘楚。再者说他本身也并非纠结偏执的个性,实在难能想到是什么事情能让他都耿耿于怀、彻夜感慨。

黄少天站在洗手台前,盯着镜子里看了两秒,偏转开视线开始洗漱。

他昨晚去了个网吧。

不是说他脑子坏了,一介电竞大神跑到网吧自投罗网,只是这次他有非去不可的理由。

某个被自说自话宣布了退役的老家伙,在消失许久之后突然敲他,说,少天,帮个忙。

他可是妖刀,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

叶秋原本是真没打算见他。打个副本而已,都是高手,不点就通,哪里还需要现场操作演示?偏偏论起自说自话,就是十个叶修也比不上一个黄少天。

你说他这是图什么呢?

叶秋没问,黄少天也没提。

多年老友之间没太多需要解释的,更何况,谁都有那么点不可言说的小心思。倒说不上是秘密,就是面对叶秋这么个人他是真的没法开口——

叶秋是他的童年偶像。

“童年”这个词可能不准确,“偶像”这个词大概也略有偏颇。但话又说回来了,当年谁不喜欢一叶之秋呢?哪个玩荣耀的,就算不喜欢他,又不曾仰望过他呢?

他不止一次想象过屏幕后的那个人,想象过自己站在他面前说,我很喜欢你,我会打败你的。可是当他真认识了这人之后,前半句就被吞了,只剩下一个变了味道的后半段:叶秋你别得意!就算魏老大不行但是你等着,我迟早会打败你的!

早年时候联盟刚刚起步,宣传的手段远没有时下先进,更别提叶秋此人一贯擅长人间蒸发,如此一来,原本就数量质量难堪大任的选手采访,都鲜少能见到他的影子。是以哪怕黄少天听魏琛说过那么几次联盟初期的艰苦条件,也一直没有一个具体的印象。

——直到昨天。

叶秋缩着身子蹲在前台,一手拿着鼠标,另一手贴在主机上。他看见只觉心尖一跳,好在是叶秋先开口,问他说,你自己啊。*

多难得有人能抢在黄少天之前开口;多难得黄少天还没开口就被人带了节奏。

两人交往如常,不看背景还以为不过是蓝雨嘉世派出各自代表进行的友好交流活动。好在终于被黄少天逮到机会,问出口:何必这么委屈自己?你的水平退役也不至于沦落成这样吧?再说了,你怎么突然就退役了?*

他语速一贯快,再心急听起来也不过正常发挥。

只是叶秋发挥更是稳定,心里再多想法面上也不显露半分:先帮我把记录刷出来再说。*

难讲黄少天骂骂咧咧的往A区找机子的时候心里想的是什么。他不过是看见叶秋跟他说着话,自然而然地把鼠标换手,又把另一手贴到主机上。他不过是看见叶秋手边上还放着吃完的方便面,又忿忿着拒绝了对方的寒酸夜宵。他只是在一瞬间感到委屈,在一瞬间仿佛看见联盟初期各人的努力,在一瞬间意识到叶秋从零开始,在一瞬间感到愤怒和心疼,然后被打动。

他看见屏幕上君莫笑漂亮地走位、操作、武器变换,于是在那一瞬间,又找回当初网游时期的兴奋和快乐。

这是他对荣耀的初心。

所以他说,一定要回来*。

因为他还有没表露过的,对叶秋的初心——

我很喜欢你。


超了将近半个钟,所以,是的,我一个半小时只能写八百字。请体谅体谅几近报废的中老年人,多评论,好吗?好的。先发叹号为敬了!

评论(23)
热度(185)

© Cocc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