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回路弯成蚂蚁窝,废话多到太平洋。

[叶黄][非典型ABO][AA]心甘情愿 14

警告!

* 慢热

* 私设一大坨

* 非典型ABO

------------------------------------------------------

0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叶黄][非典型ABO][AA]心甘情愿有点逗比有点苦逼的前文

归档

------------------------------------------------------

叶修这三句话打出来反倒叫人不知该如何反应。

他这话说得看似颇有几分自己的道理,但依着这人向来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性子,就不由人不怀疑上几分。更何况,孙翔确实是转型不错,但谁又会说他这是硬伤?单凭他方才在却邪上的那个受身操作,在场就没几个人敢说自己一定比他强。再者说了,叶修这话哪怕说的再有道理,也不该是在比赛场上、众目睽睽之下讲出来的。

还是说他这话就是因为摸清楚了孙翔那个火爆的性子,特意撩人的?

在场的众人都在暗自思索,黄少天却像半点没考虑到这方面一样,还是同先前一般盯着屏幕,解说之间夹带着无数个人感想。李轩坐在他身后听着他在那儿叨叨,烦得都要头大了,看了眼他旁边老神在在的喻文州和时不时插上几句话的卢瀚文,一股崇敬之情油然而生。他捅了捅吴羽策,道:“蓝雨的这小鬼以后前途不可限量。”

吴羽策正集中精神看比赛呢,听他这边儿莫名其妙一句,只当自家队长又哪根筋搭错了,装作没听见,瞥都没瞥他一眼。

李轩不甘心,正要再接再厉,却突然听前排的声音一停,他耳边世界突然安静了下来,而屏幕上恰值孙翔操纵着一叶之秋一个豪龙破军后撤。

好小子!

此时包厢中无人叫好,但响起了一片掌声。率先鼓掌的王杰希依旧不错目的盯着屏幕,他说的话却清晰的落进高英杰的耳朵里:“新一代也成长起来了啊。”

黄少天从一叶之秋选择了避让开始就没再说话,喻文州向他那边扫了一眼,但见四周昏暗,独黄少天一双眸子亮得惊人。他自然是知道黄少天对孙翔无甚好感,但此时在众人的惊叹夸耀下,这人面上却没有分毫不爽,甚至还有点微不可查的笑意。

黄少天见他看过来,视线在屏幕上又转了一圈才笑道:“队长,联盟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他身边卢瀚文精力充沛的叫着“黄少黄少”,他回身一手摁在那小鬼头上呼噜了一把,两个剑客又如此闹到了一处。

荣耀十年,人来人往。

老一辈的选手的笑容和泪水无法永远留下,但他们的光荣和信念却会被新一代很好的继承下来。就算总有一天他们无法再继续这份理想,但也总会有新鲜的血液为荣耀带来更蓬勃的生机、更明亮的希望。

所以才更值得我们努力。

喻文州看着蓝雨的大小两个剑客笑了,视线转回比赛。此时屏幕上,百分之十三血的君莫笑独身立在两侧陡峭峡谷间,当间正书两个大字——荣耀!

接下来的擂台赛周泽楷在第二顺位出战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而在座的各位职业选手则是为此次轮回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气势唏嘘不已。他们能否就这样建立继嘉世之后的第二代王朝?

然而短短十秒,在众人尚未进入状态时,这前后荣耀第一人的第二场对战就已落下帷幕。

如果说君莫笑与一枪穿云间的强硬对抗是为保有兴欣己方的士气,那么现在则需要有人能来磨一磨轮回的威风。这其中的道理该是人尽皆知,但当众人见到随后起身的并非方锐,而是苏沐橙的时候,都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默。

“看来上次比赛对方锐的消耗确实很大。”

打破安静的正是张新杰。以他严谨的性格自然不会对叶修在记者会上的言辞全盘接受,一定要自己亲身认证了才算数。

他这话说的声音不小,不止坐在他身边的韩文清,与他相近的几人都听到了。

黄少天此时却没说话。其实在此之前他与喻文州讨论时也曾有过猜测,毕竟那天方锐的发挥实在太过惊艳,那已经不仅仅是竞技状态所能达到的高度,但谁也没想到,那种发挥带来的负面影响竟然经过两天的恢复都没能彻底消除。这对此时的兴欣来讲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噩耗,毕竟方锐在这个团队中的重要性非同小可。

相对的,则是势不可挡的轮回,周泽楷。

这里到底是S市,现场在莫凡走出选手席时迸发出的激情几乎能吓人一跳,“一挑四”的呼声震耳欲聋。在场的职业选手此时大多一脸无奈。谁不想在自己的场上听到这样的呼声?谁不想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但现在呢?他们只能坐在看台上,眼睁睁看着,这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我就说咱们这是找虐来了,何必呢。”李轩不无郁闷的道。

他这话自然也传到了前排两个人耳朵里。喻文州听着笑了,旁边黄少天倒更像是没听见这话,掰着手指头算着:“周泽楷之后是吕泊远、杜明、江波涛,兴欣还有两个席位接下来应该他们那个新人战法妹子上吧?她可不能让周泽楷真的一挑四成功,不然擂台赛四个人头分团队赛还打不打了那就真别打了,咦?方锐?这家伙总算肯上场了!哈哈哈我就说嘛他现在要是还不上回头决赛第三回连海无量的影子都没见着看他悔不悔的!”

他这般说着自然也是知道此时方锐上场该是无奈之举。兴欣先前没能止住周泽楷的势头,他打败莫凡更是滴血未耗,让唐柔去和他硬碰硬固然是一种选择,但却并非最佳。但其实方锐早该上场,既然一直并未出手,该是真的力不从心——他这一上场大概就无缘团队赛了——兴欣终于被逼到进退维谷。

黄少天这边念叨着往兴欣的选手席扫了一眼。职业选手的视力自然都是相当好的,他一眼瞥见叶修正侧头和魏琛说着什么,而全联盟最高龄的老将一边手指地图,一边吐沫横飞的说着什么。

莫非这图还另有玄机?

他正想转头问喻文州,却见他们家队长也正从那边收回目光,看他转过来,心领神会的道:“魏队恐怕是讲的那块‘擅入者死’的牌子。”

------------------------------------------------------

·当初之所以说有见仁见智的喻魏/魏喻是因为需要给喻队一个去杭州呆了两天却又没和黄少住在一处的理由,以及让一些小动作更合理。但其实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最近格外的倒霉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新搬房子的风水问题,可是真的好便宜(直接导致我这个月因为意外损失的钱已经抵得上两个月的房租了。

·倒霉得我又卡文卡到死。当初就不该偷懒把这部分略过去(。

·为什么今儿也更?说好这周要给个交代......

·进度怎么这么慢我好着急啊。 @灯如走马  @勒额乐啊 

评论(5)
热度(113)

© Cocc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