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回路弯成蚂蚁窝,废话多到太平洋。

[叶黄][非典型ABO][AA]心甘情愿 19

警告!

* 慢热

* 私设一大坨

* 非典型ABO

------------------------------------------------------

0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叶黄][非典型ABO][AA]心甘情愿有点逗比有点苦逼的前文

归档

------------------------------------------------------

赛后的记者会索然无味。

轮回在最后时刻被逆转,哪怕江波涛强打起情绪来,在S市的主场也没人忍心为难他们什么。相比之下,作为新料冠军的兴欣,则是因为少了主角的到场,就算是苏沐橙、唐柔两个美女站在台上,气氛都略显寡淡。

到现场观赛的着一众基本都是出道有些时候的职业选手,带几个联盟新秀。这帮人对于决赛后的记者会闭着眼睛都能估摸出是个什么样,也就没人愿意在这上花时间。李轩说的还真没错,他们来看比赛是有那么几分找虐的味道,也因此比赛结束就没人提聚会,基本就地解散,该回战队的回战队,该回家的回家。

倒是黄少天,他从跟着大部队出了体育馆后手上就没闲着,捏着手机噼里啪啦的也不知道是发消息还是在干嘛,直到回了宾馆,喻文州在那边给大家订回G市的机票,才知道他竟是又要往H市走一趟。

“阿姨之前还念你回去。”这话倒是真的,但此时提起来却不是上次那个打趣的意思。

他原本还在想黄少天莫非想趁着这个机会去找人挑明,但这念头也就一闪而过。他先前去送抑制剂时又并非没问过,黄少天那时话虽然没说明白,但他决定一直瞒着的意思却表达的很明确,万不会这么几天就变了卦。除此之外的话,又有什么事是不能网上说的?

黄少天此时正靠在床边做手操,听他这话原本开口就要装傻充愣、胡说八道,但视线一对上喻文州的,就不免迟疑了一下,犹豫半晌才认真答道:“我怕他又拿个冠军,太高兴了一不小心抽过去,我现在赶过去说不定还能赶上给他烧两张纸。”

喻文州万万没想到他一副要剖白的样子,最后居然还是要糊弄人,难得的都有点无语,想了想到底没忍住,出言提醒道:“……少天,叶修今年是二十八不是八十二。”

黄少天手上动作一停,一时居然就被噎住了。

其实真要说他自己都不知道去H市是想干什么。再见那家伙一面?何必呢?又不是以后就见不到了。就冲叶修最后收拾周泽楷和孙翔那架势,怕是再打上三年都没问题。他这么想着眼睛里都染上点笑意,捏了捏手指,踌躇良久,正要开口,却听那头喻文州叹了口气道:“你总要让我知道,过两天如果联系不到我的副队,该去找谁要人。”

职业选手里能说话说得这么慢斯条理,还堵得黄少天一愣一愣的大概也就喻文州一个了。

“……队长,我今年是二十五不是五岁……”

喻文州听他这么说倒笑了,道:“这倒是,五岁的话也不能看个比赛都搞得自己一身信息素。”

……真是不能愉快的交流了。

黄少天此时全然忘了到底是谁先开始插科打诨的,表情一垮,道:“队长你再跟我妈说一声?你看我票都订好了你上次不是还说不要浪费连酒店都没让我退吗?”

他此刻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为了谁,喻文州摇了摇头,不紧不慢地先把蓝雨其他人的机票订了,才道:“这次阿姨估计不会给我打电话。”说着起身,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给了他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出门去了。

黄少天看着他的背影逐渐被门挡住,内心突然同被踹出去做诱饵的徐景熙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这亲队长。

他往后一倒把自己陷进床里,脑子里纷纷杂杂各种念头尚来不及梳理,却又想起最后叶修那七百多手速的爆发,狠狠捶了一下软绵绵的床垫。

“妈的,太帅了。”

他翻身坐起来,脑子里又回想了一遍最后那六点几秒。完完全全的碾压,这种几乎可以说是另一个层面上的强悍激起他心中无限战意,兴奋得不知该如何发泄。他一时想到叶修此次得了冠军,得偿所愿,总算没白费先前的辛苦,一时又想明年可不会再让这个老家伙得意,场上遇见定要杀他个片甲不留,一时又担心他比赛后双手脱力……

恨不得比当年蓝雨夺冠还折腾。

喻文州回来时见到的就是这么个景象。联盟的剑圣也不知道是干了什么把床滚得乱七八糟,他自己脸上的笑意明显,只是那几分傻气更明显,就颇让人有些不忍直视。

黄少天见他回来了,挥手拍了拍被子,道:“队长队长,看我这次趁着他们夺冠后集体懈怠去打探军情!再不能让那个老家伙得意下去了!他还想凑一手的冠军戒指不成!不行不行等我回来咱们夏休期好好研究研究他那把破伞,明年的冠军一定是我们蓝雨的!”

喻文州刚一进门,还不知道这人是怎么就兴奋起来了,对他前半句的说辞不置可否,只是笑着应道:“好。”

黄少天对此倒是很满意,嘿嘿笑了两声,拿起手机给叶修噼里啪啦打了一大段话,发出去之后想了想,难得就这么息鼓偃旗了。叶修那双手这会儿该是连手机都握不住,他现在要是还指望这人能回信他就是傻的。他这么想着突然一阵心慌,面上的笑也僵了一瞬。

要说方才看比赛的那会儿心慌倒还情有可原,毕竟兴欣这回赢得几乎算是死地后生,让人心惊胆战,但他这会儿又是怎么回事?喻文州见他突然皱眉,还面带不解,转了身,询问的看他。

黄少天察觉到冲他摆摆手,示意没事,之后又疑惑地道:“我就在想,这家伙都这么一把年纪了,手速还能上七百,他还真是妖怪变得不成?”

心知这家伙想的八成不是他现在嘴上说的这件事,喻文州也没在意,他原本想说“哪怕是妖怪也要老的”,又看了一眼黄少天这话就没出口,被他咽回肚子里。

黄少天自然也不会在意他回不回话,自己一个人在那儿嘟嘟囔囔的念着:“刚进联盟那会儿也没见他这么快手速啊?莫非这家伙之前都一直留着力?怪不得能在联盟赖这么久,不对如果真是这样,我靠,那也太打击人了……”

他这般念得自然,喻文州也就没再留意。反倒是他自己越说心里的不安越重,直到最后索性闭了嘴,手指掐住眉心用力捏了捏。这不安来的莫名,他还从未有过如此经历,也就只能这般无所作为。

他仰躺着看了会儿头顶的天花板,拿过手机又确认了一下明天的行程。手指几下划过屏幕,点在叶修那个暗下去的头像上,黄少天嘴角勾出一丝笑意。

他左右就是想去H市逛上一圈。见不见面的倒在其次,反正来日方长。

------------------------------------------------------

·写得相当不满意。我盯着屏幕盯了俩小时改不出来。要命。

· @灯如走马  @勒额乐啊 前路未卜啊。

评论(23)
热度(129)

© Cocc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