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回路弯成蚂蚁窝,废话多到太平洋。

写手杂谈向二十题问卷

 @漠希 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迁就你。唉。所以是每个写一段话?OK

我先声明,段子里所有的“我”不指代笔者本人。所有都是志怪段子,请细思,不要空寂(。

1.请写下喜欢的颜色

呵呵,粉色。

我买了一件很喜欢的衬衫,西瓜红,增重丝。这衬衫颜色正,版型赞,我穿上那就是别人羡慕不来的帅。

然而,好景不长。

这对我来说也正常。毕竟我屋里东西不多,但总是奇怪的消失。这衬衫不是我莫名失踪的第一件衣服,也——虽然我不希望——不是最后一件。

周末的时候我拿着洗衣篮下楼。莫名的有种预感让我再翻一下衣服口袋,但我看了看那一坨,觉得还是算了,直接都扔进了洗衣机里。

事实证明,当你有某种预感的时候,往往它就是这个宇宙的规则给你的提醒。

是的,那天阳光明媚,我在外面晒了四十五分钟太阳然后去地下室那衣服烘干。

当我从里面翻出来一只粉红色袜子的时候我就直觉不好。我所有的袜子都是黑色,只有一双白袜子。更重要的是,我的袜子从不和衣服一起洗。

心里的不安逐渐扩大,我冷静了一下,把手再次探进洗衣机的那个大洞里像是探进哆啦A梦的异次元口袋,或是什么野兽的腹腔。

然后我摸到了。

光滑的,并不似棉布粗糙的——我赶忙握住那块布料把手抽出——我的衬衫。

随后我又从洗衣机里掏出了一只粉袜子。

2.请写下一个喜欢的名词

爹。

——我是你爹。

——不,我是你爸爸。

——我是你爹。

——不,他是你爸爸。

3.请写下一个喜欢的形容词

 

傻的。

西街的那个傻子每天都在路口坐着瞎晃。

我注意他,不,应该说他注意我已经好几天了。说实话我一开始有点怕他——你知道,傻子和疯子的共同点就在于他们都不是能沟通的对象,而无法沟通,所造成的可不仅仅是交流障碍而已。

傻子的生活一成不变,每天的主要任务就是坐在巷子口笑嘻嘻傻呵呵的看着路过的行人,运气好说不定能看到一个穿高跟鞋超短裙的大姐——年龄是不小了,但是身材够辣——虽然我怀疑他并不懂得欣赏这种美。

和你期待的相反。并没有什么变故发生。我每天上班插科下班打诨,生活过得惬意而滋润。

直到有一天晚上,公司保卫科的科长——其实说白了就是个保安头子——他拦住我说,哎小兄弟,你最近招惹什么不好的东西了吧。

我一愣,笑了,说,叔我这人胆子小,您可别吓我。

他沉默的上下扫视着我,最后定定盯住我的眼睛,过一会儿也缓缓勾出个笑,说,别介意,叔见你今儿走的晚跟你说笑呢。

我当然不介意,挥挥手跟他告别就走了。我知道他还在身后盯着我看,但那又怎么样,我这辈子好事没做过几件,亏心事却也没有,敬天地敬神佛,谁还能有什么事找我不成?

那天是走得比较晚,路灯都暗了。

我路过西街那巷子的时候却见那傻子居然还蹲在那儿。这倒是个稀罕事。往往这傻子是路灯灭了来,路灯亮了就走,今儿这都九点多了他怎么还在这儿蹲着?

我好奇就多看了两眼,谁想居然把那傻子看动了,朝我走过来。

别,您可别。我赶紧不看他疾步往前走,也不看他是不是在后面穷追不舍。恍惚听见后面有破空声,回头看去那傻子正拎着不知道哪儿来的一把大刀朝我砍过来。

一刹那我脑子一片空白,以前学的那点儿搏击的皮毛根本连闪念都没闪过,脚像生了根一样扎在地上一动不动。

我眼睁睁看着他一把大刀朝我劈过来,身上一凉,一声绮丽的尖叫骤然而起,我抿了抿嘴,很好,不是我。

傻子的刀刃正停在我面前两寸不到的地方,他歪了歪头,似是自言自语的道了句,白目?然后又如往常般笑嘻嘻地看看我。我大概还没缓过来,脚下不能动,就眼睁睁看他把手伸近,在我脑袋上拍了拍,转身走了。

我眨了眨眼,自己却是面朝着回家的方向,回过头看去的时候那西街巷口哪里有傻子的身影。

第二天早上我如往常般出门,那傻子还是坐在巷口傻不呵呵的冲每个行人笑。我瞥了他一眼,如往常般在路过的第二个红绿灯买了个煎饼当早餐,到了单位却听人说,那个为人和善的保安头子昨天夜里失踪了,像是整个人炸开了一样血溅了一室,却半点儿肉末都没留下。

就因为他这句话,中午食堂的肉末豆腐我没吃下去。

4.请写下一个喜欢的成语/四字短语

 

遵厌兆祥。

(不上链接了自己看吧....对...我就是偷懒。)

5.请写下最偏爱的季节,并写下一段关于这个季节的话

 

秋天。

北京的秋天是最舒服的,这事儿几乎人人同意,即使他们有人不喜欢这个季节。可是为什么不呢?

真要说北京不是绿化最好的城市,没办法,车多、人多,你总不能指望我们二环只有六条道——那可就不是堵两个小时才能到家的问题了。但是树还是不少的。尤其是您往城西北边儿走,什么?海淀?不不不,不是海淀。是老城?对对对,老城?我说的当然是老城,不然还能是哪儿呢?哎,对,您往那边儿走,这儿一到秋天啊,往上看是高不可及的天,往下看是不知叠了多少层的地。对了,就这些树叶儿啊,软得嘞,把您一个大活人埋下去都没问题!

怎么?您不信?不信咱打赌!赌什么?嘿,您看我这身上啥都没有的除了一条命还有啥好跟您赌的呢?

我有病?别介,您可别介。我病了这么些年了还真没哪个大活人当着我的面儿跟我说我有病的。

哎您别走啊,别走别走,来来来,您再陪我唠唠,让我想想啊,唠点儿啥好呢,您看您前面儿那城门楼子了没啊?哎对,那就是咱的左安门啊,然后您往那边儿看,唉,说您什么好啊,这还不会自己转弯儿啦?还得我帮您。得嘞,咱看啊,那边儿,那是咱的庆寿寺双塔。

您说什么?别急啊,咱这儿还有中华门呢,您看看,好看不?尤其是这金灿灿的树叶儿一映啊,真好看啊......

唉,说真的,北京还是秋天最舒服。

6.请写一段间接表现“热”的段落
  

我把大衣拽下来往地上一扔,裤腿向上拽了拽卡在膝盖下边儿。我对面那哥们也不知道什么问题,里三层外三层,保暖内衣毛坎肩,最外面还套着一间羽绒服,更要命的是就这样他还在瑟瑟发抖。

我看见他颤抖着解下我的大衣穿上,翻了个白眼,把衣服撩起来扇了扇。

妈的这天儿,连点儿风都没有。

7.如何描述“光影”?

我目光灼灼的看着他,他视而不见,似乎和旁边的人正讲了什么笑话,笑得直不起腰来,周身散发的正是独属青少年的生机勃勃。

我垂下眼,盖了自己的视线,又退回到那间暗室里了。

8.请随意描写一种植物

特别直。特别硬。有的比较粗,有的比较长。小时候的很好吃。

9.请以一段对话表现一个人物的性格/一段剧情

他看了一眼那东西拼命递给他的半块馒头,哼了一声,又扭过头去。

那玩意儿不甘心,举着馒头拼了命的往他跟前凑。

他终于怒了,一挥手把那馒头打出老远,对那东西喝道:“滚回去!我准你到我面前来了吗!给我滚!”

那东西被他吓了一跳略微有些瑟缩,只迟疑了半秒转身就跑了。

他一直背对那东西跑走的方向站着,直到许久之后才垂下肩膀,漫不经心的沿着花园小径走,似是在赏花。

他在一株梨树下停了下来。这树大概是要死了,早春三月的枝桠上光秃秃的连片叶子都没有倒是正常,但花儿呢?连半片花瓣也不见。而那树干更是惨不忍睹,像是被什么腐蚀了一般,只万幸上面没有什么虫子,不然可是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他匆匆瞥了那树一眼,低头看着树底下开了一片的月季。弯腰,从那月季丛里拣出半块沾着些泥土的馒头。

10.请摘录一段你喜欢的歌词/诗句/文章

请为我唱一首出塞曲
 用那遗忘了的古老言语
 请用美丽的颤音轻轻呼唤
 我心中的大好河山

那只有长城外才有的景象
 谁说出塞曲的调子太悲凉
 如果你不爱听
 那是因为
 歌中没有你的渴望

而我们总是要一唱再唱
 像那草原千里闪著金光
 像那风沙呼啸过大漠
 像那黄河岸 阴山旁
 英雄骑马壮
 骑马荣归故乡(席慕蓉 《出塞曲》)

 11.认为自己的文风最像哪首歌的风格?

 

......爱我中华?我哪儿有文风...

 

12.写几句童话吧

漫格尔医生家的花坛一直都是丰富多彩的,无论季节。

如果你想在隆冬时节看到盛开的仙人掌,那只有来漫格尔医生的花园才可以。这几乎可以说是他们镇上最大的奇观之一了!当然,也是他们最大的收入来源之一。

春夏似乎是淡季,但秋冬时来拜访的人们络绎不绝。那是冬日的一天。皑皑白雪盖在医生的花园上平平整整铺了一片。这自然没什么好看的,人们也并非是冲着这雪景来的。

而只是,当你扫开那层层积雪,就会发现掩埋在下面的宝藏——各色的花儿哟,被雪半掩着,像是在后厨藏着不肯出来的姑娘,却又对酒馆里的客人好奇的紧,偷偷探出个头来。

(这问卷怎么这么长我手都疼了...好吧按照一般童话的尿性,这花园最后必然是失去了魔法医生就不再精心照料了于是花园破败了医生也不再是那个慷概大方会给孩子们糖果的和蔼男人了)

13.写几件很酷的事情
  

Yes, M'am?

Could you finish this project first and come to see me at the circ desk? I have another work for you, which may hang on till next Thursday. Just to keep you busy as I am out.

Alright, cool.

这并不是我要写的。

好吧,关于一件很酷的事。你要知道基本所有很酷的事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做到了大多数人无法做到的事情,无论是穿着带膜的紧身衣从三十米高空跳下来毫发无伤、还是拿着根笔在指间转得人眼花缭乱,都算。

而我所知道的那一件,则略有些不同。

14.描述自己曾经的一个梦
  

我从滑梯往下滑。那个滑梯特别长,是小孩儿玩儿的那种,圆筒的,封闭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五英尺八英寸的身高不会卡在里面,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好吧接着说,这个滑梯两侧都是门,对对他是圆的没错,但是两边有门,不要问我怎么会这样这他妈的该死的是个梦!好,继续。我往下滑。那些门里好像就是另外的世界还是怎么样,而我之所以一直没有停下还特别紧张就是因为后面有个小矮人一直在追我,你知道他看起来有点儿像,地精?我不确定,反正他是要对我做什么,让我感觉非不能落到他手里。所以我们两个就拼了命的往下滑,你知道按理说他比我小应该速度没我快,别跟我说什么重力加速度是一样的,你知道那个斜塔扔球的说法是假的吧?对,大的先落地——不我不要跟你讨论物理,我知道摩擦力不同,但是,好吧,就算我比较重导致我摩擦力比较大所以滑得慢,反正我要被他追上了。我于是急中生智,闭嘴,我急中生智扒住了旁边的一扇门跳了进去。那个小矮人滑太快了,他没抓住我,经过我滑到下面去了,好吧不管他去哪儿了,反正我就落进了,一个,西部牛仔电影里经常出现的那种酒馆里?或者是某种魔幻背景的酒馆?哦该死,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刚好掉进了一群壮汉之间,我趁他们还没注意就跑了出去,在我出门的那个时候我听见他们惊呼好像是那个小矮人追来了,哦我他妈怎么直到他为什么能顺着滑梯爬上来,总之他来了。对,我就跑,直接拐进酒馆旁边的巷子里,然后操,我面前又是一个壮汉,我犹豫着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后退,发现那个小矮人已经站到我身后的巷子口了。

啊?然后?还有什么然后?然后我就因为肾上腺素分泌太过旺盛醒了!

15.描述自己喜欢的一个电影镜头

(我......很少看电影....)

16.描述自己喜欢的一个漫画分镜
  

(我.....半年没看过漫画了......)

17.列出自己迄今为止最满意的几个标题

(......我的标题...都是成语你们没发现么...)

18.描述自己理想的伴侣类型

 

......我简直无法想象...

 

19.你将来希望成为怎样的人?

一手提着带倒刺的马鞭,一手握着缰绳,横跨在一匹高头大马上,然后跳下来和旁边的人说,先生您的马已经准备好了——

不是这样的。

20.写写自己的生活

我已经在这儿不挪窝的坐了两个小时了。

我看着电脑的眼睛又开始冒光点,我低下头使劲儿摁了摁太阳穴,又仰起头活动了一下脖子,听见咔嚓咔嚓两声。

我室友经过我看都没看我一眼——他就是这种人。我揉了揉大拇指里还没消下去的肿块,抬头看了眼时间,嗯,该吃药了。











艹艹艹艹艹怎么这么多题,我以为一会儿就写完了居然拖到现在。 @灯如走马  @勒额乐啊 有想看的段子吗?可以补齐成完整的看看,估计挺好玩的

评论(20)
热度(32)

© Cocc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