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回路弯成蚂蚁窝,废话多到太平洋。

[叶黄][非典型ABO][AA]心甘情愿 21

前文归档 

------------------------------------------------------

叶修把U盘拔下来的时候窗外已经天光大亮,早上八点钟的太阳和清晨蓬勃的朝气被他隔在层层窗帘之后,透过一室呛人的烟雾和布料间细小的缝隙才能隐约窥到些许。

此时距叶修被他爹踹出家门已经过了十八个小时。十八个小时前他被打包扔到体育总局的门口,十八个小时后他坐在用两张签名换来的网吧小包间儿里,周身昏暗,独一双眼睛亮的惊人。叶修收回瞥向窗户的视线直了直脊椎,胸椎骨“咔吧咔吧”两声响,他左右转了转脖子,又重新检查了一遍U盘里的内容,才慢吞吞的把这小玩意儿拔了揣兜里,关机走人。

叶修现在所在的地方离总局不远。队里自然是有分配的宿舍,甚至基本的生活用具都给配备好了—这待遇可着实不错—但奈何那送电脑的要第二天才能来,当时叶修看着那个国家队会议日程安排内心权衡了一下,觉得还是电脑比较重要,果断从冯宪君那儿坑了个U盘,然后出门右拐,找网吧蹲了一宿。

他找的这网吧配置不算多上乘,也就是借了个地利,所以生意还算红火。他昨天被自家亲爹一句话限制住回不得家,又实在离不开电脑,这才不得已去找网吧。结果一步迈进去,目之所及一排机子,屏幕的光幽幽照出来,全是玩儿荣耀的,叶修见了立刻端正态度,别是要糟啊。他站在门口略微踌躇了一下,想着这儿好歹不是Q市,估计能卖他退役大神一个面子,这才手盖着身份证扣在前台上,道:“来个包间儿。”

那前台小哥满脸的不耐烦,结果头转到一半就愣住了,张嘴就要叫,被叶修一手摁住,在嘴前竖了个食指,然后压低嗓子重复道:“给来个包间儿。”

这小伙子是个明事儿的,一手捂着嘴点点头就翻过身给他找钥匙。但许是他装逼装的太露骨,被旁边一个小孩儿白了一眼,刻意大声道:“给来碗红烧牛肉加肠儿!”言罢一脸挑衅的看叶修,然后得意了,又转脸冲着人家网吧老板那边儿喊:“秦哥再饶我个卤蛋呗?上次吃了第二天体检我就长了三厘米,您这儿卤蛋可管用了!”他那声音还是个小孩儿呢,音量倒是真不小,也的亏是这周围一帮人都沉迷游戏,没人搭理他,这才没惹来麻烦。叶修心里哭笑不得,看那老板转身回来了,道了声谢,把裤兜里仅有的一张大票子递过去,拿了钥匙转身上楼。他路过那小孩儿的时候手一抬就拍人家肩膀,道:“年轻人说话要内敛,懂?回头成个话唠你哭都没地方哭去。”言罢也不管人家反应,优哉游哉的就上楼,开门关门,落座开机。

那前台的小哥显然不是个叶黑,而面对叶修这种级别的大神,不管粉不粉,只要不是在霸图的地界儿,那是怎么都要往上凑一凑的。不说搞张签名,就是握个手,那也是以后撸串儿时能用来吹嘘的资本。于是也就不奇怪叶修椅子还没坐热,就听那边儿敲门,一个人小心翼翼连声叫道:“叶神?叶神?”

叶修也是个心大的。他对着电脑反省了一把自己往网吧跑的行径,转念一想若是该来,那是迟早要来的,引起骚动固然是麻烦,但怎么样后续影响都有冯宪君替他操心,倒也不虚。他这般想着就真大咧咧起身去开门,是以门开了就见着那小网管孤零零一个身影的时候还挺意外,紧接着这小哥身后就就弹出个脑袋,正是那个刚才跟他翻白眼的小孩儿。

叶修见着那孩子就没忍住乐了,把人让进包厢,看那网管巴巴凑到眼前,说叶神求签个名。叶修说签,签个名有啥难的,然后笔走游龙就给写了个‘叶秋’。那小哥看着这俩字都有点儿愣,半晌才抬头,道:“叶神再给签个改版的呗?”

叶修也没废话,拿了笔就写,写完之后那小哥看着那个没能融入整体的‘修’字,眨了眨眼,看看叶修,又看看那字儿,要出口的恭维话直接卡喉咙里,然后就见跟他后面那小孩一探脑袋,看了看那字儿,道:“你是不是假冒的啊?这个‘修’字写得真难看!你说你写得这么难看居然还改名,为什么呀?你什么事儿想不开了啊?叫叶秋不好吗?起码你写出来更好看呀?”

这孩子可是真有发展成话唠的潜质。叶修也不知道是想到什么,满眼都是笑意,叼着根烟也没点,看那网管小哥要开口训人,先一步伸手呼噜了一把那小孩儿的脑袋,问道:“哪里不好看?横平竖直、左低右仰,哪里不好看?”

他这句反问一出口自己没绷住笑了。这孩子耍起嘴皮子简直颇有当年剑圣的风姿,连蹦出来的话都一样一样的。

——黄少天,黄、少、天,对对对就这三个字,我去,你这字也太难看了吧。

——哪儿难看了?横平竖直、左低右仰,哪儿难看?

叶修想到这儿自己咬着烟在那儿笑,那小孩儿还没怎么样,倒把那网管小哥给笑傻了。

叶修谁没见过啊?从前那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但从第九赛季挑战赛以后这人的曝光度难道还小吗?而且叶修又不是韩文清那种阎王脸,也不像张新杰那种不苟言笑,就这么平平常常一个表情按理说也不该少见多怪,但谁都见过这人笑得嘲讽,哪里又见过这么柔和的时候?

他这一愣神,就见自家小孩已经跟大神那儿闹上了,他浑身一个激灵,赶紧过去把人拽开,从兜里把叶修那张票子给掏出来,只说是叶修的粉丝,能见到真人他高兴都来不及哪里能要钱。他这边说着已经做好推辞几回的准备,还没听那边儿说话,却见两根莹白细长的指头伸过来,夹了钱又收回去,然后听叶修道:“那真是谢谢您了,实话说我这兜里就剩这一百了,要不是您我明儿早饭都没得吃。”这一番姿态、一席话把那网管小哥搞得目瞪口呆,手上摁着那小孩儿,结结巴巴的才又把后话说出来,说是想把叶修的签名挂网吧里,问他行不行。

叶修逗他怀里那小孩儿跟逗猫似的,心思根本不在他那儿,听了这话也就随意的点点头应了。倒是那小孩儿被他三两句的撩着,声音还是元气的很,一双眼睛又亮的惊人,被人摁着也完全不输阵,最后直叫说他也是要成为职业选手的,让叶修跟他打两盘。

那网管这时候算回了神,忙训了人两句,又跟叶修道歉,却见叶修笑得眼睛里都像盈满了光,伸手呼噜了一把那小孩的脑袋,道:“行啊,那我在联盟等你。”

拜那小鬼所赐,叶修一晚上心情都还不错。那小孩儿也就十一二岁,性别都还没分化,但看着就觉得是颗苗子,以后哪怕不往职业上发展,干别的八成也错不了。叶修开了网页去搜视频,脑子里又想起那小孩儿一脸不服的瞪着他,一双眼睛瞪得溜圆也没什么威慑作用,亮晶晶的,反而更添了两分稚气——

真像啊。

当年魏琛领着黄少天的时候,那家伙不也是?不服,怎么输都不服,一盘接一盘的打,打到后来手指头都抖了,被魏琛拎着后领子从座位上拎起来,还要放话说“你等着!再等两年看我和魏老大一块儿收拾你!打到你服!”

那会儿魏琛听到这话那一脸欣慰的表情,他想想都要吐,简直猥琐到家了。

叶修摇摇头笑着吐了口烟,往沙发椅里靠了靠。

他只开了边角的八盏小灯,包厢里一片昏暗,只他那一台显示器亮着,只坐着他一个人。

一不注意,这都快十年了。一帮人一起聚了又散,谁能想到当初那个打激动了还漏信息素的小屁孩现在居然成了联盟剑圣?谁能想到他现在跟那猥琐蛋插科打诨就算了,居然还跟那么个小屁孩称兄道弟?可不是世风日下吗。

屏幕上下载的进度条一跳一跳的就走了个满格。叶修把烟头你捻灭,胳膊一架,搭到两边空的沙发椅背上,乐了。

呵,一个老鬼,一个小鬼,都是阴魂不散的。

叶修这一个晚上过得相当充实,既回忆了一下当年的艰苦岁月,又展望了一把未来的美好发展。一个通宵折腾下来,整个人也就剩一层血皮了。

冯宪君不算是个老实人,自然也不会激发出什么欺负老实人的愧疚感,是以他原来U盘里的东西全让叶修打包传到了云端,招呼没打一个本地利利索索给人删了个干净,然后开始往里下视频。一下午加一通宵,快十六个小时,视频看了将近三十个G,烟抽了小半包。前者对叶修来讲尚不觉得怎么样,后者则是心疼得不得了。

而现在,距他被踹出家门已经过了十八个小时零三十六分钟。

叶修从网吧出来慢悠悠往回走,第二次从总局的大门进去的时候不免又感叹了一把。想想当年他拿着第一个冠军回家,最有价值选手的奖状被他爹扯了个粉碎不说,他自己更是差点儿被揍到站不起来。再看看如今呢?反而是他家老头子亲手把他打包扔出来打游戏,还不拿冠军不让回家——老头儿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年纪大了不记事儿,当年说这冠军不值分文、尽是小孩胡闹的也不知道是谁。

物是人非啊。

叶修这般感叹着往里走,捏着他那张领队的工作证跟传达室的保安打了个招呼,逛进总局院儿里。一个通宵盯着屏幕他现在脑子都有点儿不带转的,往局长办公室那边儿打招呼的时候听那老头念叨,好险没睡过去,一番表态之后终于把人哄开心了,高抬贵手放他去开会,临了还在门口念叨了一句,你爹虽说是半辈子为国为民,但到底是你爹,不是个不相干的外人。他这一句话来的突然,叶修看起来是没有萎靡不振的,但其实脑子根本没在转,这话乍一入耳也就结结实实一愣,好半晌才道:“嗯,我知道。”顿了顿又接上半句,道:“谢谢您了。”

他先前从没听说过自家老头和这局长私交多好,人家这话也不一定就真的是为了他们父子关系,他心里明白,但却不能不领人这个情。只是他怎么会不知道。他们这一家人包括叶秋在内那都是个顶个的固执,以他们家老头那个死倔的性格哪里是这么一场国际赛事能说通的?只可能是他在此之前就已经妥协。但偏偏他这个当儿子的不联系,做老子的哪里可能拉下面子来服软?这次的世邀赛也就刚好给了他一个松口的机会和表态的借口。

话说回来,他爹又能是因为什么妥协?为国家?为荣誉?并非不可能。但说到底,还不都是为了他这个儿子。

而他又怎么会不明白。

叶修慢悠悠的沿着总局里那条林荫道往他们的新楼溜达,一边走一边眯起眼睛去迎那些从树叶儿里透过来的阳光。他回家这两天统共也就睡了十个小时不到,又刚刚一个通宵整理资料,现在脑子里昏昏沉沉,没心思去纠结自家那个当爹的是怎么想的,只觉得天儿不错,暖得恰到好处,不知不觉间就能把人给暖化了。他拖着步子往楼里挪,阴影一罩下来他眼睛也睁开了,看都没看边儿上的紧急逃生通道,进电梯按了个二层,想着要是设备没装好,下午放那帮人自由活动倒是也挺好。

毕竟B市夏天能有这么温度适宜的天儿可不多。

电梯稳定攀升。九点一刻,叶修懒洋洋往会议室门口一戳,看看那厚重的门板,抬头扫了一眼牌子,推门进去。

“大家好。我来了。*”

他这两天过得舒心,虽然是熬了个通宵精神不济,但更重要的是路上被太阳晒得整个人犯懒,现在根本都不想开口,自然也懒得和那帮人再闹腾,只一门心思把该讲的讲了、该发的发了,然后摸间采光好的宿舍,晒着太阳睡觉,让他们自己折腾去。他心里这么想的,也就不管台下是不是惊讶到没反应,自顾自闷头走到台前,直接把东西往大屏幕上一打,道:“寒暄的话就不说了,我们现在来了解一下这次的对手。*”

不得不说冯宪君先前保密工作做太好,他这出现得毫无征兆,除了苏沐橙大概被叶秋知会过一声,别人那是彻彻底底被这惊喜炸了个结实,也就不怪等他把所有参赛国家和队伍都数完,才终于有人跳出来:

“我靠,你谁,你干嘛来了?*”

“不是说好的退役吗?*”

叶修偏头看了眼窗外高悬的太阳。他站了这么会儿又一直消耗口水,现在整个人懒得很,恨不得要把一身骨头全拆了,都晒个透。此时听那帮人吵吵根本没那个心情管他们,干脆不出声,准备等他们发泄够了再说,免得他们情绪激动,反弹得厉害,反而把战线拖得更长。众人也是真给他面子,当真如他所想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说开了,叶修听张新杰都开了口,那某位向来以说著名的人居然还一言未发,不免有些意外,抬头往黄少天那边儿看了一眼,却见他脸色复杂,此时和他视线对上倒是也没避开,但也没有半点儿笑意,只眉毛一挑,道:“还能不能靠点谱?*”

旁边周泽楷紧跟着附和了一句:“就是。*”

他扫了一眼跟着凑热闹的周泽楷,他这会儿悠闲晒太阳的心思都被清了个干净,通宵DEBUFF下根本连控制心情的意愿都没有,更别提说保持平时那个漫不经心又淡定的模样。他呼了口气,闭着眼敲了敲桌子道:“都闭嘴。*”

他也不指望单凭这么简单一句话能让这些大神乖乖听话,睁开眼往又要蹦的张佳乐那边儿看了一眼,看得人一愣,只把未出口的话又吞了回去,才又接着道:“以为我愿意来吗?都是被逼的。*”

“谁逼的,谁,站出来!*”

黄少天从说了那句话之后一直保持沉默,现在听了这个到显得颇为义愤填膺,几乎要跳起来。他看起来像是为叶修鸣不平,但听起来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反倒像是指责,到底谁那么想不开,居然逼这种人回来。叶修直听得脸色一黑,看了他一眼,道:“我们家老头。*”

他这话出口一时所有人都愣了。张佳乐和黄少天还站着,此时看起来就有点儿傻。叶修差点儿被逗乐了,但到底不能砸了自己的场子,只能忍着。这种关键时刻还是王杰希拯救了这一室人,问道:“就是说,你退役回家,结果回家之后,又被你爸轰来当这领队?”

叶修听他这问话才勉强维持住严肃认真的面色,道:“是的。竞技总局的局长直接打电话给我老头,说要让我去为国争光。这四个字彻底击中我家老头要害,我床单还没铺好就被轰出来了。*”

众人面面相觑。叶修看了眼苏沐橙,后者眨眨眼一脸无辜的看着他,他又往黄少天那边儿看了一眼,发现那人根本不关注他怎么解释的,正阴沉着一张脸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帮人都怎么回事……

叶修头疼又心累,挥挥手道:“好了不说废话了!这些是我这几天整理出来其他各国选手的视频,你们这些大神自己拷回去研究,比赛好好打,可不要丢脸,我没带账号卡不会替你们上场的。*”

“你还能上场?*”

叶修看了眼问出这话孙翔,还没说话,那边儿喻文州已经替他解释了:“赛制上,各国代表队人数限制是十三人,但是允许再带一名非正式选手,在必要时对阵容进行替换。”喻文州被提前委任为队长,显然很尽责地对赛制进行了更仔细的了解。*”

“必要时?”

“无法正常比赛的事故等,具体到时会有大赛组委会来裁定。*”喻文州说着冲叶修点点头。

“我们应该期待有点事故发生吗?”

叶修现在只想赶快拿了宿舍钥匙睡一觉,面对众人的关于意外事故的讨论就没什么好脾气,直接打断道:“最好不要。*”

他这口气也是气人,果然就见那边儿张佳乐蹦起来喊:“当然不会,你想都别想!*”

“行行行,那还不快看视频去?要不要冠军了?”叶修顺着他这话开始往外轰人。

这一帮子都是荣耀大神,心高气傲的,就算认可叶修的实力,也不会承认缺了这家伙他们凭自己就拿不到冠军。此时见他轰人更是没有死乞白赖要留下来的道理,一个个拷了视频就走了。最后剩下苏沐橙一个,坐在书桌边上笑眯眯的看着他。

叶修靠在窗户边儿上看着这帮人一个个出去,慢慢出了口气。他把冯宪君的U盘拔了,捏着这么个小东西往苏沐橙那儿走。

“你说这事儿多气人?*”

苏沐橙看着他一脸无奈,眨眨眼,问道:“真的吗?*”

他们两个一个口不对心,一个明知故问,配合得到也算天衣无缝。最后还是叶修没忍住,揉了把苏沐橙的脑袋,笑了。

------------------------------------------------------

·我本来想等一万字再更,毕竟都是改的,剧情走向没变,但是,那个调查结果我看了超高兴......长脸!开心!更!还请别嫌弃!我和叶神状态是一样的!最后一遍改得不走脑子!但是希望你们也开心!((

· @勒额乐啊  @灯如走马 我好像说过...再也不十一点之后码字了是吧......我还记得我就是今儿忘吃药了((

评论(24)
热度(133)

© Cocc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