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回路弯成蚂蚁窝,废话多到太平洋。

[叶黄]生生不息[ABO/AA]

给黄少的生贺,祝黄少生日快乐、生得快乐。

------------------------------------------------------

·来逗比的

·叶神是Alpha·叶神是Alpha·叶神是Alpha

------------------------------------------------------


医院。

黄少天坐在手术室门口只觉得手脚发凉。他不记得那个人被推进去时候的样子,也不记得那个让他们身处此地的原因。而医院的走廊此时安静如寒冬深夜,连他自己的呼吸声都微不可闻。这四周,惨白的墙壁无声地陪在他左右,头顶的灯光照出他贴在地上的影子,一动不动。

不远处的另一把长椅上是医院特有的阴凉灯光。

只有他一个人。


黄少天觉得自己要疯了。

他半分回想不起之前的事情,却清楚的知道那个在里面生死未卜的人是叶修。他不知道叶修是受了什么伤、得了什么病,而这种一无所知的境况让那个他心中的焦虑愈演愈烈,几乎难以自持。他抬头死死盯住手术室紧闭大门间的缝隙,只恨不能现在就破门而入,以身代之。

时间分秒流逝。

黄少天沉默的坐在手术室门口,腰背挺直,嘴唇紧抿到发白。他不知道是不是该感谢自己不戴手表的习惯,不然他现在大概再无法说服自己这过长的等待不过是场错觉,也无法在最初的焦躁过后,还能这么小心翼翼的怀抱着两分希翼、三分期待。

这是段过于漫长的时间。

他甚至不止一次的出现幻觉,看见大门被缓缓推开,而医生双手、襟前沾满刺目鲜血,对他轻轻摇头。这样的画面会让他忘了这不过是他的想象而非真实,让他如沉在万尺海底,冰凉刺骨的海水涌进他的身体、在他耳边的血管中疾奔如湍流,而与此同时周身却被冰凉又温柔的包裹,让他无法、也再无意挣动,好像一片细腻的绝望。


黄少天不知道自己如此熬过了多长时间,而在手术室的门被推开的那一刹那他才发现自己先前曾下意识的屏住呼吸,肺部甚至因此而隐隐抽痛。但与想象中不同,在他看到任何绿色的身影前,先听到的却是一声婴儿的啼哭。

不对。

黄少天不由自主的僵在座位前。他还保持着起身的姿势,却被手术室里传来的哭声牢牢镇在原地,动弹不得。

这不对。

他眼睁睁的看着医生走近,面带疲惫却冲他宽慰的笑,道:“恭喜您,父子平安。”

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

他向后退了一步,几乎要跌回椅子上。

门里面是叶修。

他不知道叶修是受了什么伤、得了什么病,但那个人一分钟前还躺在手术室里,生死未卜。

现在医生告诉他父子平安。

父、子、平、安。

父、子。

子。

..................你他妈在逗我?

黄少天猛地转头盯向手术室的大门,而与此同时正见有人抱着个襁褓向他走来。

他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

身着护士装的女人对此视而不见,抱着怀里的东西直直向他走来。黄少天近乎崩溃的又向后退了一步,膝窝顶着后面椅子的边沿。

退无可退间,那个女人带着微笑走近,将襁褓强硬的塞进他怀里。黄少天抱着手里的东西几乎要站不稳,靠着墙直往下滑,却见那个女人的笑容愈加灿烂,对他道:“恭喜您,是把吸血光剑。”

.............!!!!!!!!!!!!!!!!


黄少天从梦中惊醒的时候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这都什么跟什么......

你生就算了,能不能生个正常的?男女我都不论了,你好歹给我生个冰雨也行啊?生个吸血光剑、那还不如千机伞呢好吗?

他妈要死要活生了个吸血光剑,这算个什么鬼......

黄少天精神萎靡地坐在床上,醒是醒了,却还有点儿没缓过来。

常言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他是白天想了些什么、犯了什么错,才会做这种糟糕的梦......

所以说到底为什么是吸血光剑啊??


联盟的剑圣捂着脸又坐了一会儿,好不容易才终于说服自己梦里的东西都是没有逻辑可循、日思夜想什么的更是扯淡,这才勉强冷静了下来。

他抬头看了眼表,三点半。

就这么短短的几个小时,他先后经历了两种决然不同的绝望,现在简直身心俱疲。

叹了口气,黄少天伸手摸了摸身边,凉的。

......这人大概生来就是为了跟他作对的。黄少天几乎认命的从被窝里翻出来,开了灯往书房走。

叶修这几天确实忙。他最近刚做了电竞的总负责,除了荣耀之外其他各类游戏领域需要熟悉的地方都不少。但事多归多,要说能忙到没时间睡觉的地步,黄少天是怎么都不会信的。

这家伙近几年最忙也就是荣耀刚立项那会儿。从选手注册、分级,到赛制更改、国家队筛选,他一个人从头忙到尾,期间还要每天和那些想当然的上级领导拉扯,一天几乎睡不上五个小时。那段时间黄少天就算长时间驻留B市,两个人见面时间都少得可怜。但也真不愧是能玩儿游戏玩儿到离家出走的,叶修就是忙到这种程度,他们俩一起玩游戏的时间甚至都比一起躺在床上的时间要多。

呵,这人要不是晚上看了兴欣的比赛手痒,他“黄”字翻过来写。


黄少天打开书房门的时候几乎带着一身杀气。

他大半夜的为了这么个人心力憔悴的,一翻身还摸不着活的,心里气恼可想而知。而叶修背对着他坐在电脑前面,戴着耳机,对于身后突然冒出来个人似乎毫无所觉。

黄少天冷着脸敲了敲门。

叶修嗒嗒的敲了敲键盘。

靠。


要换以前,他大概还不清楚这人到底是真没听见,还是破罐破摔的就准备多玩儿一会儿,但现在,一张床上躺了这么久,他要是还摸不清叶修什么脾气,那他真是活该替他操心到下辈子。

黄少天走到他身后,扫了眼屏幕上绚烂的技能特效,伸手把叶修耳机摘了,问他:“大半夜的不睡觉你干嘛呢?我记得十一点的时候躺床上的可不只我一个人啊?你也太行了吧,躺下了又爬起来打游戏,就这么有瘾?”

叶修顺着他摘耳机的动作抬头,看见他毫不意外,反倒懒洋洋的笑了,道:“你平时要是能让我靠近电脑五米之内,我都不至于在自己家也这么做贼似的。”

“我什么时候不让你靠近电脑了?”

“你自己定的约法三章都忘了?那正好,我待会儿就抽根烟再来碗泡面,你要拦着就把‘黄’字翻过来写吧。”叶修说着回过头利索的把游戏退了,正要关机的时候却突然一声抽气,手上动作僵在那儿,咬着牙轻声骂了句操。

黄少天还在琢磨自己什么时候定的约法三章呢,突然听他这一声吓了一跳。

叶修平时绝少骂人。他淡定惯了,一张嘴又是不说脏话就能把人气死的,自然不需要这种语言上的加成。而此时这突然一声,虽然这一个字念得又轻又快,但到底是让黄少天听着了,也就不怪他紧张。

“怎么了怎么了?哪儿疼?哪儿不舒服?我说老叶你可别吓我,熬夜打个游戏我又不会揍你你要是开这种玩笑就过分了啊。”他一边说着一边快步绕到旁边,正要蹲下身来去看,却见叶修的手正盖在他腹部的隆起上,修长的手指微微张开,刚好贴合着拢出一个弧度。而那个弧度——那绝不是什么肚腩可以解释的。

黄少天目瞪口呆的盯着那只手、那个肚子。他十分确定在四个小时之前那里还是平坦的,甚至这家伙最近健身颇有成效,摸上去还有薄薄一层肌肉。但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这他妈是个球吧?

他愣愣的把手放上去。

温的。

“没事,刚你儿子踹了我一脚。”

话是叶修说的没错,语气也是他一贯的漫不经心。但黄少天此时把这话听在耳里,却觉得世界都炸了。他一只手僵在叶修肚子上,表情扭曲而微妙。

哦,这不是球,这是我儿子。

我儿子。

我儿子?

你他妈逗我??!!!!!!!


黄少天从床上迷迷糊糊坐起来的时候一身死气沉沉,默默坐了几秒钟,掐掐胳膊,掐疼了,眉间一抽,又直挺挺的躺倒,翻身把脸埋进枕头里。

这他妈是玩儿我呢吧。

是玩儿我呢吧?

他现在根本是连崩溃的力气都没有,心累得恨不得去跳太平洋。

这都梦的是个什么鬼。

就不说一个Alpha到底是用那儿怀的了,就算那真是我儿子,他为什么是在叶修肚子里?这合理吗?那家伙在下的次数用一只手都数的过来,还他妈是他怀,这合理吗?

合理吗?

合理吗?!

合理个球啊。

黄少天这一觉睡得未免太累。他半死不活的趴在枕头上,闭着眼睛往旁边拍、再拍,没人。

……我是欠他的。

他半梦半醒的从被窝里爬出来,往厨房热了杯牛奶,又迷迷糊糊的端着牛奶走进书房。

桌子上的显示器正放着某款游戏的对战视频,而叶修却没看那边,正盯着笔记本屏幕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你这睡了又起的,你搞什么呢?还睡不睡了?”

“嗯,马上。”

黄少天站到叶修身后,手绕过他脖子,把牛奶凑到他面前。他扫了眼屏幕,问道:“你这是干嘛呢?还是之前的活?总局有付你那么多工资让你一天给他们干二十个小时的吗?这是压榨吧?绝对是压榨吧?”

叶修看起来也不太清醒。他还在戒烟,到这点儿也有点儿熬不住。他就着黄少天的手喝了一口牛奶,往后靠了靠,道:“陈叔明儿要,我这方面不太确定,所以再看看。你怎么起来了?”他一边说着,手往后摸,去找黄少天另一只手。

黄少天看都不看,把手给他,道:“当然是来见见我儿子,看看他乖不乖,别总折腾你。”

“啊?”叶修捏着他指尖有点儿懵。

“梦见你怀了,特地起来尽尽为人夫的义务。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黄少天盯着屏幕上映出来的那一双眼睛一个字一个字念得特别认真。

叶修这才听明白:“我怀了?你的?”

“你还想是谁的。”

听他这简短到不能再简短的回答,叶修没绷住乐了,仰起头从下往上看他,道:“你这是暗示我应该再努力努力?”

黄少天眼睛落在他嘴边一圈牛奶上,下意识舔了舔唇,视线扫过叶修眼底的青黑,道:“算了,回头吧。还是等你先把这破玩意搞好了再说。”

“那叫‘玩意儿’,你舌头能不能翘好了说话。”叶修视线跟着黄少天的舌尖扫过他下唇,状似自然的回过头,干净利索的存文档、关机。他拿过黄少天手里那杯牛奶一饮而尽,椅子一转,膝盖插进人两腿间,抬头冲黄少天笑:“哥教你啊?”

黄少天却先是看了眼他的肚子,然后抬眼看他,突然就也勾出个笑来。他一手摁着叶修肩膀,俯下身认认真真把他唇边的奶沫舔干净了,才稍微退出点儿距离道:“你逗我呢,老子舌头比你好使多了好吗,我教你还差不多。”

叶修听他这么说也不恼,微微向前倾了倾身子,贴在他唇上道:“也行啊。”

而和他唇齿相依的那人却在他这话还没说完的时候就直起了身,手上还拿着先前被他扔在桌上的空杯子,看都不看他就往外走,边走边道:“你想学我就教吗?太天真了。赶紧把你自己收拾收拾回屋睡觉去,你当谁都跟你似的大晚上不睡觉吗?”

“不然岂不是只能白日宣淫了?”

“靠,要点儿脸好吗,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

“那我一个人怎么怀啊。”

“滚滚滚,睡你的觉去。”

“真不来?”

“来来来你妹,老子要睡觉好吗,刚才睡的我累死了。”

“……哦。”

“靠你想什么呢!只是做梦!做梦!”

“……哦。”

“……靠。你闭嘴吧还是。”

……

------------------------------------------------------

·没了。

·后面很无聊对不起(这只是个ABO(伪)生子的脑洞而已

·我去准备考试了,大家有缘再见。

· @灯如走马  @勒额乐啊 


评论(52)
热度(192)

© Cocc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