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cccccccus

脑回路弯成蚂蚁窝,废话多到太平洋。做个神经病,不管自己开不开心。626125226加群写id

[喻魏/魏喻]讲讲我的傻逼徒弟 -1

·无差

·荣耀论坛818,不分楼的只看楼主模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老夫今天心情好,给你们讲个故事。

那小兔崽子真说起来不是我徒弟,不过他后来接手了我的号,我叫他一声徒弟他也没什么亏的。

我们当时算是区里挺大的工会,我是会长,是个术士,副会长是我刚玩儿时候一起打野的哥们,也是个术士。

当时我哥们跟我们老板,也是工会一人,基本不在线,大家就这么叫,他们俩决定打荣耀要从娃娃抓起。我说行,那你们收人吧。然后就招进来第一批小屁孩。

这帮孩子进来的第一天我去看了一眼,挺不错的,有几个相当有潜力。我挺满意。而我那个徒弟当然也在其中,不过他不是那有潜力的几个,甚至说,我相当不看好他,原因很简单,他是个手残。

这小子能看出来脑子转的比较快,但是手速明显跟不上。我哥们,叫老方吧,老方不愿意打击人,这坏人只好我来做。我跟他说让他别浪费时间了,有这脑子回家好好学习去。

这小孩也不知道家长是怎么养大的,我这话说的这么直接要搁别人家的孩子估计哭都不过分,结果他也没看出怎么难过,就说知道自己的不足,还想再试试。他既然都这么说了我也懒得再管,毕竟非亲非故的,他父母都没说什么我着什么急呢。

我其实一开始跟这帮小孩玩儿的时候不多,基本是老方在管。后来有一次我带团抢城主山北,那会儿的野图还都算名副其实的难打,基本是当时的大工会精英团才能做到十拿九稳。不过那也不是我们第一次打城主了,只要防好了那几个可能来捣乱的就妥妥能拿下。

结果那天还真让我捡着了,我徒弟。

那小子玩儿的是个剑客,人如其名般的贱,混在我们团里钻空子抢最后一击,还特别理直气壮。我说小子,教你个乖哈,然后我就把他弄死了。

给年轻人个教训,别太盲目自信。

再后来我就把这小子拐到我们工会来了。

这家伙是真有才,对时机的把握和出手的精准度那是没得说。当时还不够成熟,但是现在的话比黄少天也差不到哪儿去。反正我是真挺喜欢他的。

也就是从这之后我才在那帮小孩那儿花的时间多了点,主要也是为了我这宝贝徒弟。没办法,当时工会处境比较困难,我对他实在太期待,连术士和剑客的配合都想了不少。至于说另外那个,我没怎么注意,我当时以为他早就退出了,毕竟以他那个手速我真没想到他能坚持玩儿下去。

后来还是偶然一次,听见我徒弟叫人吊车尾的,我看了一眼,嘿,这不是那个手残么。
  我板起脸把我徒弟骂了一顿,中心思想大概是你心里真的想也不能这么叫,你知道人家多努力吗?你要是有人家那么努力咱俩早就打上配合了你个小兔崽子还不快去训练。就这样把我徒弟赶去训练我就走了,也没管那家伙。
  我确实是挺不以为然的,他自己没那个能力就不能怪别人,他要是决定坚持下去就该预料到这些,不然顺风顺水的还说什么坚持。

再后来工会处境比较困难。我当时其实就已经考虑A了,毕竟说不好我就是那个工会的负担。老方或多或少有察觉到一点,但是我不说,他也就没问过。

然后有一天我们和隔壁工会打,输挺惨,大家士气都比较低落,我说,我去看看那几个小子去。
  我其实当时已经对和我徒弟一起打不报希望了,我估计我等不到他了,就是字面意思,我没那么多时间了。然后到那帮小孩那,我说,来吧,老夫今天心情好,跟你打一局。

我跟我徒弟打了一局,险胜。我自己知道那是真的险胜,不过自然不能告诉那小子让他得意,我就说让他再练三年再来。

其实我当时真挺欣慰的,又欣慰又心酸。这小子我果然没看错,是个天才。可惜了。

这之后我又和其他几个小子打了几把,有几个好苗子,挺好,起码我们不至于后继无人。最后那手残来,还是那么副样子,说请前辈指教。我当时也没想太多,就说来吧。

然后他连赢了我三把。

我说真的很难形容我当时的心情。这小子头脑相当好使,而且极其有耐心。其实我第一把结束的时候我就知道,那不是巧合。老方也看出来了,第二把之后他就想让我停。我大概懂,毕竟凭他的手速能走到这步不容易,我要是把一点儿积累都摧毁了的话,估计对这孩子的信心是个挺大的打击。老方惜才,而且那孩子让他看到工会的未来。

我也不是不懂,但是老方不知道的是,我当时其实也处在差不多一个状态。我赢了他不见得能建立起什么信心,但我要是输了,那就真的说明什么了。

然后我就输了。

说实话,那是我这么些年第一次看见那家伙脸上出现比较明显的情绪波动,我甚至可以想到他为了这些战术一定冥思苦想了好几天。
  这家伙打完了就站起来,好像还是特别淡定的,说谢谢前辈指教,但是我抬头看他的时候,他看着我的那种方式,就像是找了好几天终于成功叼回飞碟的小狗,想得到夸奖又矜持着不肯摇尾巴。

我知道他大概是想得到我的认可。毕竟是十五六岁的小孩,怎么可能真淡定到能不在意外界评价的地步?不过我实在没有那种心情。我当时甚至特别恶劣的想,如果真的有只狗现在这么看着我,我一定要踢上一脚,就听他呜咽一声都能让我好受不少。不过我到底没忍心,所以我跟他说,继续加油。

能看见是因为我们在网吧。一开始我就说了这是个故事,爱看看,不看滚。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失望,因为我说完就去买烟了。

再然后我就A了,把号给了老方。老方拿着卡也没说啥,就说替我保管,结果后来就保管到那小兔崽子手里,呵呵……

我A的那天还特意去那帮孩子那儿转了一圈。我本来还想着我徒弟能察觉什么,然后时刻注意着我,等半夜我走的时候能追出来再喊我句老大什么的,结果那小子前几天刚被我介绍给一挺厉害的家伙,我进去的时候他正揪着人pk呢,根本没搭理我。我心里那个别扭啊。个小兔崽子,白疼他了。

我也是够别扭的,当时想能有人注意吧,还非选了晚上的时候走。然后我走出去三步,听见有人在后头叫我说,会长。我回头,是那手残。

我确实没想到居然是他,但仔细想想大概也就这孩子能心细到察觉出来。我当时一手拎着行李箱,看见他穿着单衣站在路灯下面,瘦的弱不禁风似的,脑子一时没转过弯儿来,就跟他说我是出来买烟,让他赶紧回去睡觉。
  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真的,我估计是还把他当小孩哄呢。

然后人小孩挺严肃认真的看着我,我本来以为他要说什么放心把工会交给他之类的话,结果他问我说,会长之后QQ号还用吗?

我其实本来是想那个号就不用了的,要A就A的彻底点儿,省得回头要是上了Q看见以前那帮老家伙说荣耀怎样怎样,我难过。
  我本来是这么打算的,但是不知道怎么看着他一时心软,就说用,我那么多好友换个号多麻烦。然后那小孩就要哭不哭的笑,仰了仰头说那前辈之后一定要记得回我消息。

这小子基本就没和人提过要求,我当时是真心软得一塌糊涂,点头就答应了,说,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一躺下就听见老魏在我耳边儿絮叨,只好爬起来给写了。◑︿◐。

·小欣,乐乐,手机艾特不了我就意思一下(

评论(10)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