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回路弯成蚂蚁窝,废话多到太平洋。

[喻魏/魏喻]讲讲我的傻逼徒弟 -2

·无差

·荣耀论坛818,不分楼的只看楼主模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然后人小孩挺严肃认真的看着我,我本来以为他要说什么放心把工会交给他之类的话,结果他问我说,会长之后QQ号还用吗?

我其实本来是想那个号就不用了的,要A就A的彻底点儿,回头要是上了Q看见以前那帮老家伙说荣耀怎样怎样,我多难过啊。我本来是这么打算的,但是不知道怎么看着他一时心软,就说用,我那么多好友换个号多麻烦。然后那小孩就要哭不哭的笑,说那前辈之后一定要记得回我消息。

这小子基本就没和人提过要求,我当时是真心软得一塌糊涂,点头就答应了,说,好。

我说最后一遍,我就是讲个故事,故事还要什么真实性,不爱看就滚蛋,别在这儿瞎逼逼。

后来他发消息我当然没回,我也当然没A。我就是换了个区。这回没进工会,就在野外拉了一帮兄弟,算是工作室吧,偶尔帮人练练级,打打JJC,主要还是做杀人越货的买卖。

玩儿的还是个术士。

我小号也挺多,各个工会都有,不过还是在我们那儿花的时间最多,所以也混了个替补指挥。有的时候我徒弟也会开个小号来帮忙抢个野图啥的,别人可能顶多觉得这剑客操作不错,但我还认不出他吗。

然后有一次本来说让我代团,结果我徒弟给我发私聊说今天晚上不用你带了我们会长亲自来哥们辛苦你了你要愿意的话可以进我们术士团谢谢啊。我盯着这几行字看了一会,说好,然后就下线了。

我当时越想越不是滋味。我他妈那么疼的一个徒弟,现在这么客气跟我说谢谢,还是为了把我踢走,为了一手残。那家伙除了比我心脏比我年轻他还哪儿比我强了,啊?我真是恨啊。我当时也不是不知道这怪不得我徒弟,他又认不出我不是?但我就是心酸,特别心酸。我也不是没想过之后万一在游戏里碰上了怎么办,我觉得他可能会问我说当初怎么不跟他说一声就走了,然后我就跟他说臭小子不错啊,成长了不少啊,再然后我就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我也想过以那小子性格估计不能只说这么几个字,大概得罗哩罗嗦一大串,我还想他要是这么说我就听着,反正也好久没听他说话了。结果我也是忘了,他哪儿知道我是谁啊,自己也是挺逗。

不是战队,叙述都符合不代表就是,照你这么说我岂不就是战队队长了?我还玩儿的术士,我徒弟还是剑客,那我们岂不就是蓝雨了?这就是个故事,你要认真就没意思了。

接着说。那天我下线之后本来准备那号就不上了,后来一想,那手残别回头给我掉链子啊?打过的都知道你带十人的小团和百人大团那不是一个概念,不是说你有思路就行的。那会儿老方刚退,他也才当上会长没几天,这要是出了岔子可不是说句对不起就能行的事。我想了想觉得这等看他出丑的机会怎么能放过,我就上了另一个号混到术士团去了。

让我失望的是他还真没出什么问题。然后我退了团之后,那手残给我发私聊,问我愿不愿意去精英团。老夫才不去呢好吗,熟人那么多被认出来了我干嘛啊我。我就跟他说我上线时间不稳定,半A不A的还是算了。他也没再劝我,就说,那好吧,然后就下线了。我还有点儿失落,老夫这神一般的水平你也不知道再劝两句,什么狗会长。

后来我有段时间没上这俩号。我是想碰着我徒弟能煽把情,但是对这手残我是真没这想法。我看见他别扭。被认出来一看,哟,我们老会长现在就混成这样?你说他怎么想?你说我怎么想?

这之后我算是过了段平常日子,每天跟兄弟们打打本抢抢怪接点活,过得也不错。然后有一天我们在野外打怪,冲出来个剑客来抢。嘿,不知道老夫最喜欢杀抢怪的剑客了吗,我就把他杀了。然后第二天他又来,我跟两个兄弟一块杀了他,我说小子你自己一边儿玩儿去吧,别跟这找不自在,啊。这人也没回话,跟我那个徒弟真是差挺远,要换那小子这会儿早骂开了,这家伙沉默的跟轮回队长似的。

不过其实他每次抢怪时机都把握的相当好,手速虽然一般,但对于一般玩家来说也算不错了。连续这么几次之后我有点烦,但又觉得真挺有我徒弟当年风范的,就说,诶小子,你这么喜欢抢怪,干脆跟我们干得了,我教你怎么抢,怎么样。他还是不回话,过了一会,下线了。第二天他又来不过没抢怪,就蹲旁边看着。我心里一动。我徒弟当年也是,我跟他说要不要来我们工会,个小屁孩直嚷嚷才不跟我同流合污然后第二天就蹲我边上唠叨工会待遇。这人除了没说话以外这行为方式几乎一样。我当时心里有点猜测,但又觉得不会,一来我徒弟跟我完全没必要玩儿这套,二来他也不会拿这段黑历史去给别人瞎说去。

我真是恨啊,我怎么就没再警觉点,不然也不至于出后面那些乱子。

评论(18)
热度(130)

© Cocc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