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回路弯成蚂蚁窝,废话多到太平洋。

[叶黄][ABO]What About -Round 3

又名:ABO世界观下同一cp的不同表现方式

Pre-slash,系列段子,一共九个,每个一千(?),分别为

R1 AA R2 AB R3 AO

R4 BA R5 BB R6 BO

R7 OA R8 OB R9 OO

副设定采用我之前写的ABO科学论证里面讨论到的:O不来大姨妈,B的VNO是摆设,A就是很正常很大众的A。

Ready?来次够。

--------------------------------------------------

叶黄·AO

·火气特别大的黄少

·Dirty Talk Maybe

--------------------------------------------------

......

“黄少!黄少!!请问你真的是Omega吗!”

“黄少!请问你对网上最开始出现的言论怎么看!蓝雨官方是否有诉讼打算!” 

“黄少!属性曝光之后对现阶段的职业规划是否会做出调整!会选择就此退役吗!”

“黄少!”

“黄少!”

......

蓝雨的新闻官在一旁不断重复的警告并没有被疯狂的众人听进耳里。在新闻的刺激下,这些记者就如同饿了一个冬天的鬣狗,甚至连蓝雨队长的言辞都能罔顾。

“联盟并没有强制公开性别属性的规定,如果各位对于比赛没有任何想问的,那么我想今天的赛后发布会就可以到此为止了。”

“但我们不能接受一个有道德污点的选手!”

话音即落,全场陷入绝对的安静之中。

喻文州面色阴沉的看向那个发言的记者,后者瑟缩的看了看四周,而他旁边先前如恶狗一般的同僚们此时事不关己的低头整理着自己的稿件,甚至吝啬于给他一个眼神。

在这一片诡异的沉默中,一只手拦在喻文州身前,拿过了一直端端放在蓝雨队长面前、却几乎没怎么发挥过用处的话筒。

“各位。” 

黄少天的声音响起的那一刹那,所有人都未反应过来。这位蓝雨的王牌整场赛后发布会至此尚未出口一词一句,此时声音听起来也不如他往日般明亮,带点沙哑,还难得的,带点不易察觉的漫不经心。

他手指敲了敲话筒,视线扫过全场后,继续开口道:

“作为一名职业选手,总会有人喜欢你,有人不喜欢。我自然要为那些喜欢我的人负责,也就没那么多精力去在意那些不喜欢我的人说的污言秽语。”

“如果在座的各位连那种诋毁都信的话,我个人来讲真的很为你们的前途担忧。”

他语速不快,和他平时堪称天壤之别。是以这一番话说下来,一时竟没人打断他。而直到此时——

“所以黄少有看过最一开始的那个帖子吗?他说的是真的吗!”

这个问题犹如被投入水洼的石子,溅起雨后的湿泥:不会造成什么真正的伤害,却烦人又令人恼火。 

各种各样的问题接踵而至,新闻官有些埋怨又焦急的看向黄少天,后者却歪着头看了看那个第一个发言的记者,嘴角勾出个笑来。他把放下的话筒重新拿起,凑近到唇边,眼神锋利如剑,寒冷若冰,不紧不慢地开口道:

“我只知道,就算我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也绝对不会和那种垃圾上床。”

他习惯被人们关注,也习惯了随之而来的种种言论。有些事,身为当事人他觉得不痛不痒,也并不愿意与之任何关注、给出任何回应,但这种恶意却不可避免的伤害到了他身边的人。

而当这种时候,总要有人教会那些人如何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黄少天从蓝雨俱乐部出来的时候已经八点过了。

今天是常规赛最后一轮的比赛,蓝雨主场。此时正值夏季,天边还隐约可见一点光亮,夜晚华灯初上。

黄少天回到家时正见有人蹲在他家小区门口,咬着根没点着的烟,低着头看不见脸。

他眼神极好,相隔还不是很近,但视线绕着那人转两圈就没忍住乐了。

这人。

他径直走过去用鞋尖踢了踢那人小腿,道:“哎,干什么呢你?好歹是个退役大神,就这么蹲着还要不要脸了。”

被他踢了一脚的人这才反应慢半拍的抬头来看他,似乎是被他身后的路灯晃了眼,眯着眼睛,叼着烟,含含糊糊道:“被咱妈赶出来了,剑圣大大求收留下呗。”

黄少天见他说得可怜,相当不屑的哼了一声,晃晃钥匙,示意人跟上。

于是得了召唤的叶大神摇摇晃晃站起来,冲不远处的保安小哥挥了挥手,靠在黄少天右手边身后半步的位置,晃里晃荡的往人家家去了。

黄少天许是一晚上没说两句话,憋的,此时一肚子话噼里啪啦倒豆子似的往外蹦。叶修跟在他后面也不知道是听没听,含含糊糊应着,是不是换个语气词,要多敷衍有多敷衍。直到家门口了,黄少天一边掏出钥匙开门,一边问他道:“之前不是让你来不来么?我把机票买了结果你过来了,你怎么想的啊你?”

他一边念叨着进了门,换鞋之后才转过身来看叶修。叶修没立刻回话,慢吞吞的也换了鞋子,慢吞吞的起身,然后从裤兜里掏出来一个方方正正的小盒子。

那盒子不过手掌大小,紫黑色,绒面。单看叶修那两根手指头拿的方式,大概也没什么重量。

叶修拿着盒子,抬头看向黄少天。两人目光交错间各种念头不过一闪而过,满眼都是另一个人的倒影。

黄少天喉咙微微紧缩,目光盯进叶修眼底,莫名有种当初等叶修告白的紧张感。

他一动不敢动,也一动不能动,眼睁睁的看着叶修把盒子打开,修长洁白的手指和暗色的绒形成鲜明对比。叶修有些忐忑的看了看他,似乎是不确定。黄少天对上他的视线,手指微微扣紧了身后的墙壁。

最好不要让他看到现在自己的样子。他不知道是太过明显的紧张更让他羞耻,还是催促更让他难堪。

而就在他的这种紧张、和期盼下,叶修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约食指粗细的小棍子。

“…………………………”

我为什么会对他抱有期待。

叶修大概是到这时才意识到先前的误会,也有些尴尬的咳了一声:“那什么,送你的。”

黄少天一方面自己尴尬,另一方面也是迁怒,此时面无表情的半个字都不想说。

叶修转头看了看墙,又抬头看了看天花板,把黄少天手拉起来,东西放进他手里,道:“要同居的话,得做点准备嘛……”

他后半句话在黄少天的瞪视下咽了回去。

那你倒是告诉我你为什么要用丝绒盒子装这么个东西?

叶修看着天花板。黄少天看着他。半晌后,叶修才听那个一直被他拉着手的人开口道:“这什么东西?”

他正松了一口的气又提起来了,顿了两秒才回道:“电击枪。”

“电击枪?”

察觉到他语气不对,叶修赶紧道:“我不是觉得性别曝光之后遇到危险你保护不了自己,就是觉得多个防身的到底更稳妥,而且,”他顿了顿,看着黄少天不善的脸色,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道:“而且就算是我,和喜欢的人独处一室,也……”

“控制不住?你怕你强|暴了我?”

“你就不能委婉点。”叶修无奈的看了他一眼。

黄少天还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突然就勾出个冷笑。他抓着人走进客厅,突然反身,一手取肩,一手擒肘,双臂用力的同时脚下一绊。

他这动作不过分秒之间,叶修毫无防备,直到被黄少天死死压在地毯上才反应过来。他想揽住身上这人,试探着挣了挣,手臂却被压住动弹不得。

叶修一脸无奈的看向黄少天,道:“我知道你能防身,但是如果对方比你更强怎么办?”

他话未说完,就被黄少天打断了。

联盟的剑圣一反常态,像是捕猎中的豹子。他一点点俯下身,嘴唇凑近身下人的耳廓,轻声道:“那帖子你看了没有?”

叶修偏过头去躲黄少天温热的呼吸,闻言眉间一皱。

荣耀论坛上的那个帖子来得莫名其妙,虽然删的也快但到底是引起了一片轩然大波。

他收到消息的时候正在总局开会,而直到他带着一身信息素和上司请假买了机票,才勉强冷静下来,同时也就意识到,或许这个时候,他正是黄少天最不想见的人。

他们两人交往到现在还从未有过信息素上的交流。同为男人,他清楚的知道黄少天在作为一个Omega,作为他恋人的同时,也需要作为一个男人应得的信任和尊重。但与此同时,更加难以控制的,是叶修他自己作为一个Alpha,对自己的伴侣保护的本能。

他知道黄少天一定能够理解他的做法,甚至之后会为他妥协。哪怕黄少天自己不情愿,哪怕这让他在外人看来就处在了一个需要被保护的弱者的地位,他也不会拒绝。

因为他就是这样的人。因为黄少天几乎不会让爱他的人失望。

他预料到两人之间或许会有争执,或许会有沉默,但他却绝没有想到黄少天会在他们见面的第一天就直截了当的问出这个问题。

那个帖子你看了没有?

他该怎么回答?

他在来的飞机上想过很多,比如说要如何安慰黄少天关于那个帖子,却没有想到当这个话题真的被提起,无措的那个反而是他。

叶修思及此眉间反而放松了些,他侧过头去吻黄少天的头发,笑道:“我小瞧你了是不是。”

黄少天先前一直埋首在他肩上,听到这句话缓缓坐直了身子,表情似笑非笑。他伸手去够茶几下面的铁盒子,从里面拿了个瓶子出来,看了看上面的字,回头冲叶修道:“你们都觉得Omega只能被强迫,没有选择是不是?”

“我没——”

“没有能力自保,见到Alpha就毫无反抗是不是?”

“不——”

“没有这个小东西我就只能束手就擒被人摁着为所欲为是不是?”

“黄少天!”

被叫了名字的人看着叶修笑了。丝毫没有被打断的不快,他俯下身轻柔的吻上叶修的嘴唇,唇齿相依,温柔而惬意。

一吻终了,他一手撑着叶修将两人间拉开些距离,眼神明亮。他挪了挪膝盖,向身后摸索着找到叶修的一只手,十指相扣,将两人的手引至身前,笑着吻过叶修的指节,而后却将那个小小的电击枪送回到对方手里。叶修推拒着不肯收回来,却不料黄少天毫无顾忌的收了手,拔开先前一直捏在手里的小瓶,瓶口朝下,对着自己兜头浇了下来。

满室甜香。

电击枪从两人身上滚落到地毯上,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叶修几乎愣住了。

他甚至来不及去看黄少天,只觉得像被人种种一拳凿在心上,紧接着本能在脑海深处催动着他去掠夺、去占有。而黄少天就贴在他耳边,一手掩住他口鼻,而呼吸间温热的气息喷在他耳廓上。

他说:“他们都说Omega就是人尽可夫的婊|子,只会生育的机器。”

“一半对,一半不对。”

“生孩子么,我会,但不是只会。”

“Omega也绝不是人尽可夫。”他似乎有些难耐的喘息了一声,贴在叶修耳边就如同一声炸雷,让叶修反应了良久才理解他话的意思,思绪纷乱、几乎难以思考。而紧接着,他听见黄少天继续道:“但我可以当个婊|子,只在你面前,只为你。”

他好像也不需要思考了。

黄少天一手撑在叶修心脏的位置,将两人的距离拉开些。

叶修仰面朝上,应着从窗外透进来的一点点光看向黄少天。黄少天大半个身体隐在阴影里,连轮廓都不甚清晰,却独一双眸子亮的惊人。Omega的信息素轻轻柔柔的拂过他的脸颊,稍一点不注意,就飘进心里,直叫他心中也柔软一片,只恨不得此时就将这人拥进怀里,以唇去碰触,以心去疼惜。而黄少天却再次是开口:

“我知道你不觉得Omega只能被强迫,没有选择。”他直直看进叶修眼底,音量不变,出口的话却更清晰的传进叶修耳朵里:“所以我选择了你。”

这之后有大概两到三秒的沉默,黄少天坐直了身体,听见动作间叶修的一声闷哼,颇有些得意的笑了。

“你可以选择用电击枪电晕我,或者被我得逞。”他面色潮红,但声音里有着独属于联盟剑圣的张扬与自信。

视线紧紧锁住叶修,黄少天嘴角的弧度不断扩大。他没忍住笑出声来,却还是用略带沙哑的声音道:“你还有两个小时来决定。”

叶修紧紧盯着黄少天的眼睛,而后他的视线下移,顺着他的鼻梁,扫过他的嘴唇。黄少天的嘴唇很薄,却也很软……

他伸手抚上黄少天的下嘴唇。

黄少天撑在他心口的手在微微颤抖。

他轻轻抚过他的嘴角。

黄少天呼出的热气喷在他手背。

而当他的手覆上他的脸的时候,被一手抓住了。黄少天眯了眯眼睛,他呼吸有些不稳,面色不善的盯住叶修,道:“你不会真打算让我等两个小时吧。”

叶修被他的表情逗乐了。

他带着一身浓烈的信息素坐起身子,张口咬上黄少天的下唇,之后又在黄少天闭目间辗转着吻上他的眼睑,含含糊糊的开口道:“我还真没有被你强迫的信心,所以咱们还是合|奸吧,更稳妥点,你说呢?”

……

……

“你就不能委婉点?”

“这不是跟你学的吗。”

......

......

之后黄少还是把那个小型电击枪拴在了钥匙扣上。

--------------------------------------------------

·时间飞逝,转眼九月,肉,我试过了,然而......

·按照AO的尿性结尾本来应该是“那就给我生个孩子吧”然而我对生子实在……

·为什么是两个小时来决定…因为黄少浇了自己一身Omega信息素,他要发情了啊。

·我估计会有姑娘受不了婊|子这个词……其实原理和傻逼差不多,看语境,看对象。(然而我已经改掉一些不必要的粗口了……

评论(16)
热度(175)

© Cocc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