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回路弯成蚂蚁窝,废话多到太平洋。

说说我的cp向萌点

1

曾经我是一个不写cp的人。

在我当时的认知里,cp意味着这两个人之间一定是有冲动、有欲望的。而我只是比较喜欢他们之间的互动,没有欲望的那种。

后来我开始写Pre-slash。

我喜欢那些小动作。拍个肩、摸个头,一个兄弟间的拥抱,一个离开前的背影。

爽。

再后来,我开始写cp。

而我迄今为止写过的唯一一对cp,就是叶黄。写得我要死要活、又痛又爽。

然后,基友说,敢不敢正面硬钢一次。

哦?


2

今年八月,草食的我和肉食的基友聊到关于炖肉的问题。

我:非我不能。实在是肉太没意思了。要写就该写点有高度有深度的。

基友:比如说?

我:......万米高空的直升飞机上?

基友:是这种高度吗?!


3

那会儿我单纯的以为我是个正直的性冷淡。

现在想来似乎不是。


4

作为一个学生科的,生殖器见过不下数十种。植物的、动物的,两爬的、哺乳的,我如果说我不好意思那一定是我驴你。我甚至相当乐于一边描述行为一边普及知识一边讲两个冷笑话,比如性别隔离之类的。但是说真的,没什么意思。

相比于负距离接触,我觉得零距离接触更打动我,这也是为什么我更喜欢写半途而废的耍流氓的原因。


5

——比性更让人着迷的是两个人之间的性张力。

不是性,不是那个事实,而是有别于既定事实的那种可能性——

可能是冬天沙发上互相依偎的一床毯子,也可能是满地狼藉间对方额头上的血迹和手上的硝烟。

CHEMICALS.

BOOM.


6

两个王,炸了。


7

然后我在电脑前做了一个下午,写了两个段子。

都是要打起来了一样的前奏。

我发现我好像挺喜欢见点红的这种。


8

当然不是某个部位见红。我没那么重口。


9

但是不管是壁咚、头槌、扥领子、掐脖子、噬咬......带点血我写得就格外兴奋。

还记得那个WhatAbout的ABO/AO吗?

如果黄少不是一个绞索把叶神撂倒在地板上然后下狠劲儿的啃了两口奠定了之后被强迫者非常合作的半强迫性行为的话,估计我半点写的兴趣都没有。


10

这么想着真想让这俩人打一架然后打着打着啃起来。


11

“嘶,轻点,没吃午饭么你.....”

“你以为是谁的错。”

长达十秒的EyeFuch之后的对话应该是:

“所以我这不是送上门来了么。”

然后叶神解开了扣子。


12

这么一想一口咬出血来再给舔干净简直是我最爱的场景之一。


13

然而,说实在话,我非常确定我很不喜欢血腥暴力的场面、不喜欢Hurt/Comfort、不喜欢肉体虐待、不喜欢锁链、不喜欢捆绑、不喜欢挑战生理极限,更不喜欢的是很多同人作品里的非自愿性行为描写。

非常不喜欢。


14

再说前一段时间很火的五十度灰。

你很难讲SM是不是病态。鉴于数十年前人们也认为同性恋是病态。

但是,要我说的话,有悖于他人意识的囚禁和强迫大概算不上太健康。而人的意识很脆弱,很容易被控制、被欺骗,也因此,你不知道那是不是有悖于意愿的。可以一概而论吗?

不管怎么说我对这些大概没什么兴趣。


15

从这种角度出发来看,我其实也是愚昧的众数之一。虽然习惯性在场景中追求力度的我很难讲是不是就有点S倾向——这只是一个比喻,我很确定我没有。


16

那么既然对于各种形式的负距离接触没有一点点兴趣的话,我干嘛还要写cp呢?


17

下次还是写回Pre-slash吧。


评论(23)
热度(57)

© Cocc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