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回路弯成蚂蚁窝,废话多到太平洋。

[叶黄]食色性也

叶修会做饭这事儿基本鲜有人知,最多也就圈里几个至交好友,一个巴掌能数过来的那种。

他和黄少天在一起这事儿倒是没瞒着,这俩人搁一块儿谁都觉得黄少天该是做饭的那个,毕竟黄少天一手好厨艺算是蓝雨官方盖戳,叶修又实在不像个能照顾人的——他看着像是能把自己照顾好就不错了。

众人人这思维定式那俩人没一个想着说要纠正,以至于后来两人接受采访的时候很是刷了一把三观。

彼时联盟的剑圣大大刚拿了自己职业生涯中第四个冠军,第二个世界冠军,心情激动、难以自已,抱着边儿上的领队根本不想撒手。叶领队把人热乎乎抱怀里,看了看远处媒体的镜头,声音难得温柔,道,少天。

黄剑圣还兴奋着,抬头道,怎么怎么?然后嘴就被堵住了。

当天的媒体一致的痛并快乐着——

世邀赛冠军,叶黄出柜,报道哪个?难以抉择。


一个月后黄少天退役,两个人接受采访。

主持人妥妥是个剑圣粉,黄少天那一万多条微博翻得熟透,从机票到手办,愣是把剑圣的情路扒了个底儿掉。黄少天被问得耳朵红透,又不肯服软。他一手被叶修抓着,另一手比划着,就是不肯歇。

后来问到他被讨论了许久的一条微博。六张图,三道菜。明明是相同的菜色,却明显看出一盘比另一盘要下得更多功夫。

那主持人问,这一个是叶神做的,一个是黄少做的?

叶修看了眼图,握着黄少天的手笑。

黄少天看见图也笑了,道,不是不是,都是老叶做的,我知道你要问为什么差那么多是不是,哈哈哈我知道但是我不告诉你。

叶修此时捏了捏黄少天的手,问他,你知道?

黄少天被他看得耳背有开始泛红,嘟囔了两句,却被麦克完整的收了音,扩了开来。

你自己连炒个西红柿鸡蛋都懒得再把鸡蛋盛出来你以为我不知道,每次我吃的时候连姜都去了皮还削形状你以为我瞎啊……

联盟的剑圣瞎不瞎是不知道,反正在场的是要瞎了。


后来黄少天微博又发了一张照片,那是一双异常好看的手,干净、白皙,骨节明显却不突出,五指修长,直把一个切萝卜的照片都衬得赏心悦目,更别提那旁边一碟萝卜丝切得漂亮,细且完整,又根根均匀。

然而热门评论却和这照片内容没有一点点关系:

这视角,联系黄少身高……这是在叶神怀里吧?

叶修回复,在我心里。

微博炸了。


是夜,黄少天看着评论嘴角抽搐,老叶你这是被盗号了吧。

叶修想了想这人笑点泪点情话点统统不走寻常路的特性,在人脑门儿上亲了一口,问道,明儿想吃什么?

随便。

肉末茄子?

不行不行,那肉末我想留着做酿豆腐的你不许用,不吃茄子,你回回做茄子太麻烦了还非得蒸蒸熟了再炒出来要我说直接用盐水泡不就挺好的……

那做炸酱面?

不想吃面。

……就你这样也好意思说随便?

黄少天一噎,咳了一声道,我要吃空心烧饼,就你上次做的那个,然后炒豆芽,不许加韭菜,再来个菜……

叶修嘲他,您老知道空心烧饼怎么做的么,还嫌茄子麻烦。

黄少天专注点菜,不理他。

没人理也没话说的叶修默默上手解扣子,解黄少天的。

哎你干嘛干嘛干嘛,别闹别闹老叶,我想正事呢,你自己玩儿去。

嗯。

叶修应的干脆,手上却是该干嘛干嘛。

黄少天怒翻身。发春啊你。

是啊。

这秒答的简直毫无廉耻。

黄剑圣至今没想出好招数对付他,就着一错神的功夫就门户大开的被人摁倒在床上。

叶修吻上他喉咙,轻轻的咬,道,再来个熘鱼脯?说着手就往人前胸去摸。还是熘鱼肚儿?句尾的儿化音上挑,那手又往下摸到人腹部。

再不济咱来个扒鸡腿儿也行。他说着手就往黄少天腿上滑,被人摁住了就索性在腿根流连,摸得不过瘾,干脆又往那儿咬了一口。

黄少天被他咬的一嘶声,抬脚就要踹,却被叶修抓住了脚踝吻上他距骨。

猪蹄儿也可以啊,少天你想吃?

黄少天不忿,滚滚滚,你的才猪蹄呢,你见过这么瘦的猪蹄吗?

叶修非常配合的仔细端详了一下。那,鸭掌?黄少天作势又要踹,叶修干脆放开他脚踝,压下去亲在他拦着的手心上,道,凤爪也行,我不挑食。

我靠靠靠靠靠,你今儿怎么回事。

叶修每次听黄少天说话里带点儿京味儿就特别满足,像是这人在一点点被他打打上记号一样,逐渐就从里到外都是他的,彻底满足他那点儿难能轻易示人的占有欲。

他抱着黄少天翻了个身,摸着那人腰侧道,求欢啊,少天大大给不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原来是个两百字的彩蛋来着、


评论(41)
热度(495)

© Cocc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