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回路弯成蚂蚁窝,废话多到太平洋。

[叶黄]恋酒迷花·续·中 -2

·还记得当初恋酒迷花里说黄少愿意等,他不急吗?

·两点,第一,小皇帝和叶修没有cp意味,第二,架空历史,设定混着用的,别较真。

恋酒迷花    

续· 

--------------------------------------------------

......

过年时候京城气氛颇有几分紧张。叶修重伤的消息流传已有月余,朝堂之上谁都不知真假,有些人自然要在这上做文章。内史上书道叶修任谣言散播,动摇军心,有损其职,门下紧接着在朝上站出来说此时战事正值关键,若此事为真,难免影响战局,应尽快指任新的将领,以免再出差池。

皇帝摆摆手说,此事年后再议。门下几人不愿放弃大好机会,追道战场瞬息万变,一刻都耽搁不得,臣等举荐西北大将军前去支援,如此再有叶将军在旁辅助,该是万无一失。

那被点名的武将立刻便道,臣愿为陛下劳马。

年轻的皇帝表情阴晴不定,朝上其余几人大气不敢出,只拿眼角去瞥叶老将军和先前那文臣。前者毫无表示,后者事不关己。门下那人一脸的忧国忧民,跪道,皇上,此事耽搁不起啊。

他不跪倒也罢了,一跪之下话还没说完,便被小皇帝一纸奏章砸到眼前,冷笑道,行啊你们,主意都打到朕的人头上了是不是。

叶老将军咳了一声。

跪着的那人没被奏章砸晕也被这话给砸懵了,小皇帝怒气未消,但一方面叶修几次军书都未言及受伤与否,就连前线督军传回来的战报都好似全无此事,另一方面内史、门下两省此番动作表态明确,也是仗着如今外患未平,他为此掣肘,不敢妄动。

这两方面好死不死都牵动在同一个人身上,而那人虽然投诚投得毫无芥蒂,偏偏无心朝堂。他不担心叶修会于战事上如何儿戏,但这人任流言传播,又闭口不谈,他忧心战事又忧心这人,同时也不得不考虑这是不是叶修对他的又一番表态。

若是战后这人当真留不住,他是不是该趁此时机笼络别部?

他在上位满面阴沉,下面的人大气不敢出,也是万没想到一个叶修居然真的就撩到了龙须。

小皇帝最终还是压下怒气,道,此事挪后再议。

虽说满城皆道叶将军伤重,但其实多数忧心不过叶修这人,却不及战事。只因如今入冬,外族无耕地,往常此时全靠劫掠勉强营生,此番不仅囤积的粮草被一把火烧光,又被压回腹地,是无论如何也挣扎不起来了。

没了这一层负担,此番过年自然是格外红火,一直到了小年街上都热闹非凡。蓝雨一众到京时见到的就是这般场面。

他们此次来是受邀同中草堂两家切磋。卢瀚文举这个糖葫芦满街乱窜,黄少天怀里揣着一包裹糖的山楂球追着他跑。

当时天色不算晚,街市上人还不少。卢瀚文仗着人小从人群里钻来钻去就没了影,那边被人潮挡住的黄少天嘟囔一句个死小子,往嘴里丢了颗山楂。他被阻了去路也不操心,偏头去找这帮人到底是因何聚在一起。

那摊子是个书摊,摆的都是些封面上没有题字的薄本。

黄少天一挑眉。什么时候年市上还有卖这种画本的了?还这么多人来买?

反正无事,他就也乐意跟着凑个热闹。等排到了,他问那卖家,诶,你们这儿卖的最好的是哪个。

那卖家数钱数得满面红光,乐呵呵道,卖的最好的当然是叶将军的啦,不过我们这儿别的也都有的,您要哪种?

黄少天没想到买个书都能跟叶修扯上关系,眉间一皱,继而笑道,把卖的好的都拿来看看。

那人大概也是没见过这么豪气的,愣了一瞬赶紧手上就开始给他挑,挑了小十本拿油纸包了,绳子一季,看黄少天给钱给的大方,又偷偷摸摸从摊子底下摸出来个小薄本,道,咱们相见即是缘,过年讨个吉利,您且收好,寻常人我都不卖的。

黄少天哈哈一笑,把东西收了,道,好好,新春大吉,生意兴隆。

他方才追着卢瀚文跑早就跟蓝雨一众走散了,此时手上拎着东西,干脆就回了客栈。他自己坐在桌旁,温了壶酒,一边吃着糖山楂一边去翻那些薄本。

这翻开了才算知道是如何和那个叶将军沾上关系的。

黄少天原本以为这不过是些画本,是以真打开看见都是字还愣了愣,翻了几页才明悟过来。他忍不住想笑,但又被山楂酸到了牙,一时表情就有些纠结。

叶修出仕不过两年,在民间口碑却着实不错。这人从入朝开始就去了边关,除了战事之外连个什么轶事都没有,唯一留给群众的还是上次使臣来访时他带了五百精兵回朝时的半个侧脸。红缨银甲的叶将军纵马而过,嗒嗒的马蹄声惊起无数少女心中幼鹿,唤醒了不知多少人的英雄情怀。而人民群众的蓬勃热情无处释放,最后统统化作了书摊上的小薄本。这要按照别家来看,就算看着就知道是谁,起码也要安个别的名字,到了叶修这儿索性连名字都不换了,各种稀奇古怪的故事层出不穷。

黄少天颇为好笑的拎着酒壶。那公主都没露过面也真亏他们编的头头是道。

他和叶修认知岂止十年,对那人的相熟程度自然不是这些靠道听途说拼凑出来的可比,看着除了一个名字外当真是没什么代入感。

他百无聊赖的把书扔到一边,拎着客栈的瓷酒壶一口一口的喝。其实酒壶这东西,对于嗜酒的人来说基本和武器一个道理。那就像是被窝里的媳妇儿,还是自家的好。

黄少天仰头把酒喝干了,托着下巴呆了一会儿,懒洋洋的把那书贩最后塞给他的小薄本翻出来看。

这一看就把方才喝出来的那点儿懒劲儿都给吓跑了。

我操,这帮人都玩儿的这么大?!

先前那些好歹还是什么青楼的歌女,尚书家的小姐,谁都未见过的公主,这一个……这可是当今圣上啊?

这回他算是知道那书贩为什么要把这小本藏在摊子下面了。

黄少天很是无语了一会儿。他拿着本子前后翻了翻。他一介江湖草莽自然不知道朝堂上的那位是个什么个性,但叶修该是个什么样他却是清楚的。而这内容虽说是荒唐,但这书里叶修一言一行却又如真,看得他很是恍惚了一下。

他恍惚了还没三秒,就被其中的一副插图吓醒了。

这种连个标题都没有的小本子多半是春宫,他当初也是看人多好奇才买了,回来发现居然不是。只是这下……他都接受这是个话本了这突如其来又变成个画本这是要死啊!

要说也不怪他反应大。都是男人,谁没看过几幅春宫图?只是大多的图都是只有肢体,连五官都不描,这一副不仅细节处精雕细琢,脸也画得栩栩如生。他是不知道那位天子长什么样,但是叶修……

黄少天咳了半天,视线游移了一会儿又不由自主瞟到那摊开的小本子上。

他先前喝的酒好像这会儿却上了头,只是看着那个方向脸就不自觉开始发烫。

他看着那少年天子摸着叶修的脸叫他朕的大将军,看着叶修除了身上盔甲,单膝跪在人前吻上那人膝头,看着叶修托着那人膝弯,向前倾身——

黄少天骤然起身,腰间冰雨磕在桌沿发出一声轻响。他顾不上心疼,几分慌乱下伸手去腰间捞酒壶却捞了个空。

他站了一会儿,又慢慢扶着桌坐下。

--------------------------------------------------

·对不起,没搞完,因为我要去替我妈剁手了。

·结尾十二月放,我保证不会再有中-3了。

评论(38)
热度(144)

© Cocc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