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回路弯成蚂蚁窝,废话多到太平洋。

[王杰希/方士谦]往事只能回味 上

·无差

·来,咱苏一把大眼哈。


微草俱乐部离摄影棚算不上近。B市堵车堵得人尽皆知,这时间就略微有些尴尬——正点走,堵车,到不了;提前走,不堵,那妥妥是要早到了。

王杰希到的时候合作方还没来。导演看着就不像个玩儿荣耀的,仗着年长资历深,握手后顺势就把王杰希那双手捏近了看。这位是丝毫不知道他捏着的那双手究竟价值几何,手上捏着个千八万儿还叹气,最后一挥手,说,化妆去吧。而一直反应淡淡的王杰希直到坐在镜子前面了才想起来,上次拍国家队出征的宣传片,对着叶修那双手左拍右拍恨不得揣怀里带走的,似乎就是这位。

他想着一贯脸皮厚如城墙的领队那一副难得的窘迫,颇有点幸灾乐祸的心理,没注意单边嘴角就勾了个笑出来。这笑被身后化妆师捉到,开口就是一句,王队要我说您这大小眼儿根本不是瑕疵,就您刚才那么一笑,我从镜子里看着心跳都砰砰的,越看越觉得这双眼睛有味道。

王杰希没等他说完嘴角就平了,等话音落了,没啥别的反应就应了声谢谢。那化妆师也不在意,抿着嘴笑,道,看您客气的,说着一边儿看着镜子里王杰希那张脸,手上虚虚从他左眼沿着睫毛滑了一下,最后伸手一遮。

您看,这样虽然也是好看,但比刚才就少了两分味道。

他手自始至终都保持着距离,压根连个睫毛边儿都没碰到,王杰希却被他这两个动作惊得背后汗毛都炸了一下。他还没待反应就听见这话,睁着眼睛却是有些恍惚。

——大小眼怎么了?真要遮上,你看,这味道就不对了。

他伸手要去摸眼睛,刚抬起来就被人拦着腕子给挡了,道,王队您可别碰,待会儿再花了,又得重新弄。王杰希眼睛眨了一下,说,不好意思。他从镜子里看见那化妆师又是抿着嘴笑,道,您可真是太客气了,花了再画就是,能给您画我多高兴呢,这不就怕您不耐烦么。王杰希浅浅嗯了一声,就把眼睛闭上了。背后那人也没再开口说话。

他最近这段时间经常性的会想起方士谦。

说不上想念,就是想起这人干的好多操蛋事。有些事当时又心乱又糟心,现在想想,也就那么回事。他若是脑回路再清奇点,还能觉得那人也挺可爱,不怪退役那么多年还有粉丝牵着挂着,好赖也是有点儿资本。

王杰希化完妆没走出两步路就听后面有人叫他,王队。声音乍听清脆,而尾音绵软,好似坠进怀里撒娇的雀儿,无端的依赖和亲密。

王杰希脚踏出去半步又收回来,站住了,才回身看过去。

叫住他的是这次合作的女星,不高不矮的个儿,一张脸巴掌大小,一双眼睛极是灵动——不愧是现在正红火的偶像,身材相貌端是无可挑剔。

王队,我是您的粉丝呢。

王杰希看着她的眼睛思维却不知道飘到哪儿去,听见这话才回归世界,却也是视眼前的桃花粉面于无物,问,你玩儿荣耀?

那女星愣了愣,笑道,是呀,但是打得不好,王队愿意教教我嘛?

王杰希视线微微一转扫过人长而艳丽的手指甲,淡淡道,你玩儿的什么职业?

守护天使呀。

哦,守护使者。王杰希眼睑微垂,说,挺好,然后在将将就要尴尬的时候才抬了眼笑道,准备好了吗?

那女星原本有那么三分不满,却被那看进心底的一眼消了两分,剩最后一分也散在嘴角那笑里了,此时就算听他淡淡一句问话也能凭白听出几丝温柔,于是微红了脸道,嗯,准备好了,王队一起过去吧?

王杰希点点头,等她走到身边才抬步,还缓了缓。

走在他身边的女人微微低头,伸手把落在颊边的头发别至耳后。王队,等走的时候给我签个名吧?

——哎,走时候给我签个名儿呗?

王杰希这次心里没有疑问,也没皱眉,只嘴角一勾,笑道,好。


他们这次拍的是个新出的超极本广告,几大豪门战队各出一套限量。原本是要拍一个短片,这女星作为唯一一个女主角,被众笔记本捧月,在不同的豪门当家、或者说不同款式间纠缠的故事。但无奈产品出来晚了几天,现在常规赛都开了,自然没有那个时间再把一众大神都聚集在一起让导演折腾,于是商家退而求其次,每人拍两张,合在一起也能让观众脑补出一个玛丽苏的多角恋爱故事,不亏。

王杰希自然不是第一次拍广告,也不是第一次第一次和人合作,但听说不用拍片子,还是有那么两分高兴。这人也不知道是不会怕丢人,还是单纯嫌麻烦。

不过到底还是麻烦了。

王杰希坐在高脚椅上,垂着眼看着他面前那张艳丽面孔,脑子里不由自主又开始放空。

这女星就巴掌大一张脸,王杰希手大,一手能把人下颌完整托住。那导演让他握着人下巴把人拉近了,王杰希说好,转脸儿脑子就开始放空。没办法,这种动作就是不能细思,就算他魔术师是有那么一魂二魄的中二,细思之下都觉得有点耻。

这哪儿来的霸道总裁人设,怎么着也该是喻文州那家伙来啊。

王杰希拉着人下巴,思维满宇宙乱跑,视线正正落进那女星眼底,偏他自己还没察觉。

导演说,不对,你情绪不对,表情要再邪魅一点。

王杰希一张脸差点没绷住,眼角都可见的抽了抽,心想这人什么小说看多了吧,这都什么要求。

王大队长该腹诽腹诽,但到底认真负责,想起那化妆师之前在身后啰嗦,就挑了一边嘴角。

那女星动了动,光滑的脸颊蹭在他干燥的手心,像微草养的那只猫。王杰希视线一偏,越过那女星微红的耳尖落到她身后的背景板上。

也有点像方士谦。

王杰希走神走得厉害,手指摸着人下颌边儿就来回摩挲了一下。倒是不带什么绮念,就单纯像是安抚微草那只猫,也因此就没注意到对面那染上薄红一张脸。

他突然意识到方士谦和他认识现在也有快十年了。那人走了也有不少日子,期间两人还没他和他那小徒弟多,也不知道近些日子是为什么总想起来。

就想到这儿,听导演说,把笔记本拿来。

这导演显然是不够喜欢他那双手,对他就远远没有当初对叶修的耐心。王杰希自认比叶修配合多了,但他对不甚在意的事向来也没什么脾气,于是人家让怎么动怎么动,正好省得他动脑子。

回想一下他们这小十年,方士谦开始时候跟他置气得莫名其妙,后来跟他好得也莫名其妙。

他隐约知道自己大概是哪些做法不得他眼,但那人不说,他想了想自认无能为力,所以也就没管。

但队内正副队长若是不和,别说冠军了,只怕最后真能落个老嘉世的下场。

而方士谦是能坐看那种事发生的人么?必须不是。所以他再多的不服气再多的性子也得忍着,所以后来有次微草几个人聚会,那人突然的亲近惊了其他人,王杰希作为当事人却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只是王杰希就是能坐看那种事发生的人了么?

现在再想想,也难说就不是他捏住了方士谦迟早要主动靠过来,所以才敢那么肆无忌惮的无所作为。

不管是不是憋屈,他们要配合,要冠军,这人就不得不这么做。

所以当初那人摔了牌就趴过来,而他毫不顾忌顺势就捏住了方士谦那个玉琢似的下巴,手上用力把人拉近了。当时一贯被人认为少年老成的年轻微草队长,看进自家治疗之神眼里,蓦地就勾了嘴角。他这一笑难得笑出几分独属于少年人的张狂和魔术师一贯隐匿在斗篷之下的锐利。等把人放开之后,他看着方士谦一边叫着你丫手也太重了吧一边揉自己被捏的发红的下巴,再笑,就带了点儿恶作剧成功的得意。

方士谦当初偏头看了看他,看着他年轻的队长抬手轻轻摸了摸他隐约有些疼的下巴,看着他未来的小队长笑得像只偷腥成功的猫,忽而忿忿的伸手过去掐着人下巴狠摇了两下。臭小子。

然后第二天再见面,方士谦就改了口,叫他小队长。


评论(19)
热度(97)

© Cocc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