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回路弯成蚂蚁窝,废话多到太平洋。

[喻魏/魏喻]讲讲我的傻逼徒弟 -7

·无差

·荣耀论坛818,不分楼的只看楼主模式

·善用标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老夫不知道当年蓝雨夺冠喻文州说的什么。你怎么不直接猜老夫是蓝雨老队长魏琛,我那傻逼徒弟是喻文州?

这他妈就是个故事,老子想黑人还用不着花这么多心思。

之后给小兔崽子的银武搞出来了,万幸不叫冰渣。那小子说去比赛之后就一直没上线。我也理解,学生还是应该好好学习,何况那家伙看起来就不是我们一路人。

过两天听说老公会在区服帮战赢了。我家那臭小子最后一剑补刀看得人热血沸腾,我当时看着就觉得自己当年把这么个人挖出来简直是太他妈机智。我把鼠标一扔,想着过两天帮战就得打起来,到时候哥几个接单得接到手软,把烟掐了说,走,老子请客,下馆子去。

几个大老爷们最爽还是街边撸串。老板我们也熟,笑呵呵的问我们说来庆祝啊。

我说什么啊,一群小孩儿瞎胡闹,就是来吃个饭。

老郭说,得了吧你,乐得跟个傻子似的,还当谁看不出来呢。

我说你滚蛋。

老郭他们要了一箱啤的。我之前不太喝酒,他们自觉每回也不算我的。那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我自己捞过来一瓶。

哥们儿怪叫一声,诶哟我去,行啊老大,今儿嗨了啊。

我把瓶盖磕开,说,少废话,老子以前那是让着你们,别蹬鼻子上脸啊。

老郭说,你悠着点,别回头还要我给你扛回去。

我当即给他开了一瓶,说,今天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神一般的酒量。

一帮人吃吃喝喝,我拿着串大腰子跟老郭说,我是真开心。

认真的,我就看着他们赢了的时候,看着那俩用老子之前想的配合把对手搞掉大半血的时候,觉得,他妈的没白养。然后又觉得,我当初走的真是不亏。要不是老子给他们那么好的底子,就那俩那水平,想赢还早呢。但是我又想,那他妈要是我就好了。

我那会儿做梦都盼着那臭小子能赶紧给老子成长起来,术士和剑客的配合天天琢磨。走的时候只觉得,可惜了,老子写了三个本子的战术配合,别回头全让他们给我当垃圾扔了。结果等真的看到了,看见有人给我搞出来了,还搞得比我当年想的还好,又觉得空落落的。

我才意识到,那个战场已经与我无关了。

这话我也就想想,没出口。这就像你说操,老子要是有叶修那手速就好了一样,屁话,没卵用。

所以我没说,当然我也根本就说不出口。

老郭什么都没说,拿瓶子磕了磕,仰头一口吹了。我骂了一声,也仰头吹了,然后瓶口倒过来冲他晃了晃。

都是哥们儿,有些话不说也知道。


我之前从来没喝过那么多酒,甭管是啤的白的还是米酒,也就一杯,顶头了。结果那天晚上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喝了多少,喝到有点飘的时候哥们说,哎,你徒弟电话,接吗?我把手机接过来。其实我那会儿可能就有点多,说了什么也记不清了,只记得那小子说要过来见我,我说,来个屁,小兔崽子好好学习去。

第二天头晕。老郭给我扔了条毛巾,我以为他要嘲笑我酒量,结果就见他一脸复杂的看着我说,你徒弟来了,网吧不太方便,我就把他带过来了。

我当时还想,我这小徒弟是得多小,能让老郭觉得把他扔网吧都不方便。

我抹了把脸,想着得先说那小子一顿。网上什么人都有,他就这么跑出来见人,见的是我就算了,看见老郭那人居然也敢就跟人回家,长那么大脑子都被狗吃了。小孩不能太宠着,正好之后把那银武给他。然后出屋就看见一人坐在餐桌的椅子边上。

我觉得自己他妈就是个傻逼。


我自己住,老郭有我屋钥匙。

我没有不喜欢蓝雨。蓝雨可以说是目前联盟最具包容性的团队,豪门强队,立场不同而已。


那小子坐在餐桌边上,我没看见脸就认出来了。

我当时,不夸张,真是浑身血都冷了,特想转身回屋把那人晾着,又觉得自己真他妈怂。

小兔崽子看见我站起来,叫会长。

我站那儿想想就明白了。要不怎么当初觉得人跟我徒弟那么像呢,我还说这历史的车轮也滚得太快了,这么会儿就滚回来了,合辙还是我自己傻。

我根本气都气不起来。我觉得自己当初真是眼瞎,输给人三场根本不算亏。就是没想到我徒弟能跟他关系那么好到那些事儿都拿来说。那小子一度觉得他抢怪是黑历史,提都不许人提。

我没回话。不是别的,是根本不知道该回什么。

我觉得这小子真他妈有意思,花时间花精力就为了耍老子玩儿?

我摸了根烟,犹豫了一下没点上。觉得自己真他妈贱得慌。

那手残就站着,我不耐烦了,问他,你干嘛来了。

他挺认真的看着我,眼睛亮得跟楼下那野猫似的,结果半天不说话。我看他半天,那臭小子咬了下嘴唇,那模样和他那会儿刚赢了老子一个样,又叫了声,会长。

我觉得我他妈真是欠他的。这人就是报复老子当年有眼无珠,那么久没看见这人闪光的地方,所以这人赢了老子不算,老子走了不算,拿了老子的账号卡也不算,非要面对面再讨点什么。

但我想不明白。他还想从我这儿讨点什么?我这儿还能有什么他想要的?

我问他,你从哪儿知道的。他说,之前看见会长带了一次团。

真他妈够早的。

我叼着烟没说话。所以当初问我要不要去精英团的时候这人就知道。

我就说堂堂一会长没事儿闲的怎么跑去指挥那种团。这人也不嫌折腾。

想了想当时我徒弟跑来跟我说那么一串话,虽然觉得不会,我还是问了他一句,那小子知道?

那手残看着我,慢腾腾的摇了摇头。

我想,不知道就行,妈的,老子这张脸还想要呢。然后又有点儿可惜,那小兔崽子好说我第一个徒弟,说不上想吧,也算有点感情。

养条狗都得有感情了,何况养个徒弟呢。

我想到这手残就是老子他妈可劲疼着宠着的小徒弟,心里烦得慌。

当年那手残对我来说不过是一群小崽子里面的一个,真说印象深刻都算不上,我当时要操心的事太多,哪里顾得上那么个小孩,说到底我对他印象最深也不过是最后挺出乎我意料。

我想起老郭那话,别真掏心掏肺的最后还让人给糟蹋了。

这老狗,别的不行他妈乌鸦嘴那么准。

操,想想真他妈憋屈。


我是没生气,但你们这幸灾乐祸的怎么回事,现在的小孩还知不知道什么叫尊老爱幼了?


我闹不清这小子是图什么。

他不像是那种无聊到花那么多精力就为了耍我玩儿的人,所以我更想不通。

老郭走的时候欲言又止,估摸着像是怕我跟人打起来。开玩笑,老夫像是会跟那么个小兔崽子动手的人吗。

不过我是真不想见他。哪怕现在提起来我心里都别扭。我知道公会里有人说我是被他赢了才要走的,但其实不是。老方也清楚,我就是该走了。只不过接任的那个刚好就是他,刚好他就带领公会达到了我没能达到的高度,刚好我之前还觉得他就是个手残。是我有眼无珠了,但他妈老爷们还不能觉得伤自尊了吗。何况这小子还耍我。

我想着想着都要笑了。我都不知道这人成天装新手装小孩是个什么心情,他看着我掏心掏肺的好玩儿怎么着?他也不觉得害臊?

然后这小子突然说,特羡慕我徒弟。

我愣了愣,没想到他会说这么句话,但也不算意外。我那徒弟是公认的天才,被我捡回来之后说众星捧月也毫不夸张。而这人从一开始就不被看好,好歹是个正常的小孩,他羡慕我徒弟才是正常的。

我说,所以你要耍我找个心理平衡?你觉得公会当初亏待你了?

我突然有点担心我徒弟。这手残心思太深,虽然那小兔崽子机灵着呢,但难保就不被他坑了。

他摇摇头,说,我最羡慕ST的,是当初会长走后,他还有可以理直气壮愤怒难过的权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叶神说,你听那老鬼说的好听,要是没输喻文州他会不等黄少天出道就退役?

·本文完全是老魏的主观看法,而且发在论坛,有些话说不出口,有些话不能说出口,所以不尽然就是事实。

·看原文其实老魏对当初没注意到喻队挺在意,相反对自己连输三场反而还不及这个在意。也是挺洒脱,毕竟三十了。

评论(9)
热度(127)

© Cocc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