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回路弯成蚂蚁窝,废话多到太平洋。

[叶黄][非典型ABO/AA]心甘情愿 37

老爷子手指头点点脉枕,道:“左手。”

黄少天伸手,还没搭上去就听后面叶修在那儿吊着胳膊乐。黄少天转头瞪他,空着的那只手在桌子底下自以为隐蔽的冲叶修竖中指,叶修乐得更厉害了。

神经病啊。黄少天索性不搭理他,坐正了特乖巧的看着老爷子在那儿诊脉,不觉倒是也放松了不少。

而叶修偏不放过他,跟呼噜狗似的来回呼噜他后颈发线的位置。黄少天被他闹得烦不胜烦,当着人面又不敢有大动作,简直不能更憋屈。可惜站在他身后那人在他面前一向不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手掌沿着人后颈下滑,拇指开始一下一下摩挲他颈侧腺体。黄少天僵了一瞬,手指动了动,最终也没给出什么反应。

而室内渐渐氲起一层早春植物的清香。

叶修目光沉了沉,正要凑近些来确认自己的想法,便听对面老爷子慢悠悠张口道:“出去。”

黄少天立刻转头看他。叶修咳了一声,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老爷子在那点点头:“说的就是你,出去,叫你再进来。”

叶修刚张了嘴,话都没说出来就被轰出去了。

黄少天暗暗松了口气。

腺体那个位置算不上多私密,毕竟成天暴露在外谁都能看见,兄弟勾肩搭背的时候也难免碰到,但却又因为生理上有点特别的意义,理所当然的有着心理上的那么点重要性。也不是碰不得,只是就像你会去拉你哥们的手,但不会十指相扣一样,摸一下和来回摩挲那可是两个概念。

而叶修这是不知道吃了什么药,上手就撩他,还一脸的稀松平常。而他本就心里有鬼,更不敢说堂堂正正把人抚开,是以搞得自己不上不下,又激动又心冷,再加上几分烦躁。还好是老爷子先一步开口赶人,不然他过会儿可能要不顾长辈在场就起身把叶修踹出去了。

黄少天如此想着面上却是不显,安安静静的任老爷子诊脉,特别听话的跟着指令换手。

其实他隐约觉得叶修似乎有什么想法,有什么需要从他这里确认。不过他反复思考对此还是毫无头绪。

如果说叶修对周围人的感情迟钝,也不是不对,但他偏偏对别人表达的善恶又心里透亮得很,也有自己一套应对的原则。再者说,叶修做事其实一贯直截了当,只不过直接到太接地气而让人总觉得这人意有所指,还有后招。别的事情黄少天还不敢保证,但叶修若是对两人关系上有任何疑问,只要是叶修但凡还在意黄少天这个人,在意他们之间近十年的交情,以他的性格所选的路就只会有两条,要么不动声色直到理清头绪,要么直截了当的问出来。而现在两者都不是,可见叶修疑惑的确实不是任何情感关系上的问题,但又确实与他相关。至于说怎么个相关法?就是叶修没觉得这事儿能多影响两人关系所以不需要明确问出口,但又不觉得需要掩饰,这么个相关。

所以这能是个什么事儿?

黄少天怎么想都没想出来。他这次信息素紊乱如果放另外两个人身上心思几乎就已经明显到不用再藏,但这不是另外两个人,是黄少天和叶修,所以这事儿,比起旁的任何两人就都简单一分,也更复杂一分。简单到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关系好,复杂到所有知道他们关系好的人都要惊讶他们关系居然这么好。

简单到叶修对此毫不吃惊,黄少天对己心心知肚明,却又复杂到黄少天如何担心叶修看破,但与此同时,又心知叶修不会对这件事寻根究底。

老爷子把手收回去的时候黄少天还没缓过神来,有些惶惶地缩了下手,反应了一下,才真的把手收到桌子下面。

他一贯话多,但这时候却没能开口问上一句。倒不至于说是害怕一个诊断结果,只是有点茫然,不知道自己能问什么,就好比好想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但也没什么期待。

最后还是陈老爷子一掀眼皮,道:“行了,不是什么大事儿,别听那些人瞎说。”

这老爷子这会儿说话也没比他跟叶修说话客气多少,不过倒是听出浓浓一股安慰意味。黄少天愣了一下,还没尽信也条件反射道:“谢谢您。”

陈老嗯了一声,道:“过来爷爷这儿调两次就好了。”

“好……谢谢您……”这话说到最后都有些呐呐。

他也不知道除了谢谢还能说什么好,而陈老站起来,拍了拍他头顶道:“去后边儿坐着,等待会儿云旗把东西拿来给你施针。”

黄少天看老爷子站起来了赶忙也要起身,被拍了拍头还弯了下腰。

陈老乐了,等他站起来又拍了拍他后腰,道:“去吧,让叶修带你过去。”


门外叶修等在那儿半天站不住,他想摸根烟出来叼上,手指尖碰到烟盒想起来自己这是在哪儿,又把手收回来了。

他摸不清陈老把他轰出来是单纯嫌他烦,还是真的有什么事儿不好当他面讲。其实这两点按理说都不值得他如何焦躁,毕竟前者几乎算他故意为之,而后者,他就算不信黄少天一个成年人的生活能力,也得信陈老这几十年来的德誉。但偏偏他心里就像是藏了个鹩哥,左跳跳、右跳跳,没多重没多碍事儿,但就是心难平。

他其实想找人问问自己能闻见黄少天信息素的事儿,但是这话不管是问陈云旗还是陈老爷子都明显到能算是点名道姓,他直觉不想把这件事剖开来说,再加上陈老那个莫名其妙的态度,更是让他不得不再谨慎一二。

叶修想着总觉得自己或许是忽略了什么。

“怎么站这儿了?让爷爷轰出来了?”

叶修抬头就见陈云旗拿着个托盘笑盈盈看着他。

“哎,陈姐,”他赶紧把最后那点儿想抽烟的心思也灭了,道:“我还以为你就忙去了。”

陈云旗笑了,道:“叶秋跟我们说了大概情况,爷爷就是再诊一下,待会儿开两张方子。”

她这么说叶修就明白了,有心想问问叶秋具体都说什么了,这念头转了一圈却罢了,笑道:“谢了。”

陈云旗带着他往后院走,道:“叶秋跟我们说的时候埋怨你半天,说你宁肯为了队友找他都不愿意再让人看看自己的伤。”

这话说得叶修愣了一下。一者是没想到他不问陈云旗反而自己说起来,二者却是这话听着没错,但又给他一种被人设计套路了的感觉,最后只道:“我这不是没什么事儿么。”

陈云旗侧头看了他一眼,笑道:“没事儿就行。”


评论(50)
热度(241)

© Cocc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