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回路弯成蚂蚁窝,废话多到太平洋。

“直接投降吧!”这人握着喻文州的手微笑说道。

“呵呵,目前来看没有这种必要啊!”喻文州笑道。

“很快就会有的。”叶修说。

“你闭嘴!”黄少天抢话。

“要爱护花草树木哦!”叶修一手抓着黄少天的手,另一手拍着他的手背亲切交谈。

“滚滚滚!”黄少天把他手甩开。

叶神你告诉我你之前是跟谁握手怎么突然就抓着谁的手了。

你抓着人家黄少手想干嘛。


“呵呵,该说你们不要拖我后腿才是。”叶修笑道。

“你不吹能死啊?”就在喻文州身后那位终于忍无可忍了。

“哎呦,我们刚才聊了几句啊?他居然坚持到现在才插嘴,很不容易不是吗?”叶修十分惊讶地对喻文州说着。

“呵呵呵……”喻文州只是笑,这他还能说什么呢!

“一会看到的时候,别吓哭了。”叶修转对黄少天说道。

“你输了的时候可也别哭。”黄少天说道。

“我怎么会输?”叶修一脸傲然。

“羞不羞?都输两次了。”黄少天说得是常规赛的事。

“我可没输。”叶修这时抛弃了他总挂在嘴边的团队。以个人为个体的话,他当然没输,连胜37轮呢!

“那是你走运。”黄少天当然还要嘴硬下去。

“你走运一个我看看?我只连胜了37场呢,特意留了一场,求破!”叶修说。

“……”这话黄少天就是再嘴硬也不敢接了。好在这时前方人员已经示意两队选手开始入场。

还“求破”。满嘴放炮,贴近事实的胡说八道。

我跟你们讲,男人什么时候会吹牛?喝完酒后,和在妞儿面前。(黄少当然不是个妞儿,就,意会。)

评论(17)
热度(101)

© Coccus | Powered by LOFTER